好看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

首页 > 目录 > 《重案重启》在线阅读 > 正文 第4章 紧闭的房中尸体

第4章 紧闭的房中尸体

无怨 2021-01-14 14:02:21
“这是什么时候突然发生的事儿?视频监控调出我看一看。”事情得多突然又莫名其妙,给我搞蒙圈了。“也没了啊。”张运却说我,14点整的时候,老李头会出现在了视频监控室。只但是他来事情来得突然又莫名其妙,给我搞蒙圈了。。...

重案重启

推荐指数:10分

《重案重启》在线阅读

“这是什么时候发生的事儿?监控调出来我看看。”

事情来得突然又莫名其妙,给我搞蒙圈了。

“没有了啊。”张运却告诉我,14点整的时候,老王头出现在了监控室。只不过他来提取的,并非当天,而是案发当天,也就是98年10月30日下午5点的监控。看完就带着录像带走了,说是属于机密,跟现在调查的案子有关,已经跟市局领导打了招呼,没问题。

张运就刚来的,在局里,大小人都能使唤他,领导发话,他哪敢不从呢?尽管没有求证上面,但是他架不住老王头的气势,也就给了。不仅给了当年的监控,连他今儿出现的监控都一并带走了。

对了,他说,老王头来监控室的时候,是14点整。

也就是那神秘偷听者往走廊跑,过去十分钟左右来的监控室。

“奇怪。老王头突然调取当年的案发录像干什么?难道在龚小娥家人那里打听到了什么有用的线索?可是为什么不告诉我和陈冷霜,毕竟我们是一个团队的人,有线索发现,不应该互通有无的吗?而且,为什么要带走录像和自己来监控室的,这两者之间,又有什么联系呢?”

我思索半天,百思不得其解。

看来,解铃还须系铃人,想要知道谜底,就必须得找到老王头。

但是他现在手机关机...

“叮铃铃。”

正当我沉思的时候,手机铃声响起。

掏出,来电显示,号码未知。

“喂,谁...”

“请问,是李楠,李警官吗?”

我没来得及说完,对方便是急促的询问声,声音有些苍老,是个女的,她继续说道:“我是龚小娥的妈妈,王胜利警官现在有事离开了,说后续的可以跟你交代,我现在不方便,那您现在能来我家一趟吗?”

卧槽?

我有些吓尿。

什么鬼啊这是,老王头失联了,却和龚小娥的家人保持联系。自称龚小娥妈妈的人,让我去她家继续后续的交代,交代什么?

我真的谜。

稍微镇定了下心绪,我问道:“我是李楠。您刚说,您是龚小娥的妈妈?那这些年来,坚持上访的人,就是您了对吧?对了,您说交代后续,是什么意思?龚小娥的案情疑点吗?不过,王队长现在在哪儿,我...”

“地址是双城路,花园小区,2栋2单元102,您赶紧...嘟嘟~~嘟嘟~~”

不等我说完,对方就快速的说出了地址,但是她也没有说完,给我的感觉,总是谁打断了她,总之,她挂断了电话,留下一连串问号给我。

我拿着手机,看着已经挂断的号码,想了想,回拨。结果反馈的,是关机。

这都怎么回事儿?

动不动就关机。

我想了半天,不明所以,但想要搞清楚状况,唯有亲自前去。

其实对于龚小娥的妈妈这通电话,我都还放在第二位,关键是,我要弄清楚老王头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他是个老刑侦,做事情肯定有他的风格和思维,但是事先不跟我通气儿,让我像无头苍蝇似的乱撞,这不是在逗我玩儿么?

“李楠,你发什么呆啊?还要看什么监控吗?不看我可就关了,这监控得继续...”

“不说了张运,我现在有比较重要的事儿,回头找你叙旧。”

不待张运说完,我就急匆匆的离开了监控室,出了局子,驱车直奔双城路。

……

路上。

我在理思绪。

1030死婴大案,查到这里,有了眉目。

首先,知道内幕的人,非徐怀仁莫属。但现在,他被人毒杀,显然此案另有作案人。

现在就要等黄影城那边的消息,得到毒物成分,追查用毒的人,应该和神秘偷听者或放火毁掉排泄物的人是一致的。

再者,监控录像不知被毁还是掉包,总之是有人动了手脚,让我无法查阅,这里,就和老王头的始终有关。

现在我赶去双城路,希望能在和龚小娥妈妈的交谈中,查找到老王头的下落,信息一汇总,直觉告诉我,整个案件的脉络,大体清晰。

外表看起来错综复杂,实际上都是在自扰心神。

我渐渐放宽了心。

唯独陈冷霜那边,调查当年的证人,接二连三的意外与死亡,让我不得不怀疑,猫腻还在加剧。

总有一种感觉萦绕着我,那就是,此案没有复查前,一切相安无事。

当我们重启之后,一切变故就来得突然又太快。

而且前后一两天,哪怕幕后的人再厉害,也无法准确的知道内幕消息的吧?

所以,这对于我们锁定幕后黑手还有一点佐证,那就是嫌犯,要么是我们内部的人,要么就是内部有勾结的天眼。

###

半小时后,到达目的地。

花园小区,是本市著名的高档住宅区,均价也是两万一平的起步。

龚小娥的妈妈能住在这种地方,这让人有些匪夷所思。

根据我对卷宗的掌握来看,龚小娥的家境并不好,且近些年都在为龚小娥的案子奔波,差旅费,打点费这些费用可不是小数目,当年的她家,是住在城乡结合部,这十几年过去,摇身一变,住高档小区了?

可能么?

龚小娥就有一个哥哥,一个妹妹。哥哥是吸毒的,早就败光了家里积蓄,妹妹出嫁远方,听说是个有家暴的家庭,整天被打得死去活来,哪有钱顾娘家。那她家能住这种房子,不正常。

但一切都还得等我去一探究竟。

停好车。

在保安的引领下,我前往龚小娥母亲的家。

这保安,是个大胖子,帽子歪戴,皮鞋后扣不紧,上身制服耷拉出来,露出微微肚腩,就这种形象的人,也能当高档小区的保安,这小区真怪。

路上。

这家伙有一搭没一搭的跟我闲聊,还想套我话呢,换着法子的问我找龚小娥家啥事儿?什么案子呢?

他说了好几个点,一个是他哥哥是不是吸毒又被抓了?或者是她妹妹被家暴的事情又闹到公安局去了?但是唯独,龚小娥这名字他提了五六次,却绝口不提1030死婴大案。明显他是知道的,却选择避重就轻,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职业敏感,我觉得这保安不太对。

但也仅仅只是直觉,不好多说,说着走着,就来到了单元门口。

“那成,李警官,龚小娥的家就对直进去的102,那就送您到这儿,我还有事,就先走了。”说完还递给我一支烟,这才慢慢消失。

翡翠。

这是他递给我的烟,我皱眉,这烟貌似停产好久了,他竟然还能买到?

而且这烟价格也就两元一包,这种高档小区的保安,一月工资再怎么着也得四五千吧,抽这种,不装逼么?

我悻悻然,随手扔掉。

径自入门。

就在一楼,右边的位置。

拐进去的时候,阴森森的,现在大夏天,哪怕再阴冷的地方,不至于让人寒风刺骨吧?

更何况,这是个新修小区,一年不到,不至于。可是我进去之后,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光线很昏暗,拍了几下手,感应灯也不亮,我还是摸索着的到了门口,刚伸手想要敲门,却发现门是开的,透了一跳门缝出来。

“啊!”

我正愣神间,屋里忽然传来一阵女人的尖叫,好像见鬼了一样惧怕至极。

我下意识的推门就入,却猛然从脚下逃来一个快速溜过的东西,紧接着就是一把水果刀朝着我的脚环切过来!

卧槽!

要不是我身手敏捷就中招了。

避开之后,重心不稳,我直接倒地,疼得我龇牙咧嘴。

“啊呀。”

一道人影晃来,来到我面前,抱歉道:“不好意思,伤到你了吗?”

“没,还,还好。”

我忍下痛,在对方的搀扶下,缓缓站起。

抬头,看着对方。

发现是个老女人。

蓬头垢面,衣物破烂腐臭,脸色苍白得没有血色,整个人都是皮包骨头,看起来是长期缺乏睡眠而导致严重的营养不良。

这...龚小娥的妈妈?

“您就是...”

“我是。”龚妈点头,一边拉着我往里屋走,一边说:“你就是李警官对吧?不好意思,刚有只猫在我家里乱翻,我把它吓跑了,本来想剁了它的,没想到刀差点扔你身上了,你别介意啊。我家有点乱,恩...你就勉强呆呆,主要是说说关于我女儿的事。”

来到客厅。

泡面桶,衣物乱扔,总之凌乱万分。

好不容易找到个空闲的凳子坐下。

说实话,我心里很震惊,无法平静。

我看过龚妈的照片,挺精神的啊,但今天一见,怎么差距这么大?

而且,一只猫在家游荡而已,就要剁了它?

看她说话和精神状态,我都有种她是不是思女成疾,有些神经质了?

不过我只是憋在心里,没说。她给我倒了杯水,然后就开始嘤嘤的哭诉了起来:“李警官,你可一定得帮帮我啊。我女儿是被冤枉的,虽然她死了,但作为她的母亲,我有责任和义务为她讨回公道,凶手另有其人,请你们一定要将那凶手抓到,还我女儿清白...”

“等等。”

我打断她,最见不得女人哭,尤其是一个貌似为了女儿而肝肠寸断的母亲。我内心有太多疑问,挨个组织,说道:“在说您女儿的事情之前,您能不能告诉我,我们王队,就是之前和您聊天的那位警官,他现在人在哪里?我找他...”

“怎么,没人告诉你吗?他死了...不然这案子我早就跟他说了,何必叫你呢?”

“什么?!”

她这话石破天惊。

手中的水杯瞬间滑落,哗啦一下,碎裂成渣。

我猛然起身站起,不可思议的看着她:“王队,他,他死了?阿姨,您别跟我开玩笑,我之前才和他通过电话,他...”

“恩?”

话到一半。

我忽然闻到一股血腥味道。

之前没注意,现在水杯破裂,水流在地板上,似乎侵染了带血的布料,一股浓烈的血腥味道,迅速蔓延开来。

我往地下一看。

血迹自脚下的沙发流出,往前追寻,发现源头...来自斜对面的一间房间。

房门紧闭,在把手上,隐约有些鲜红的血迹。

王队死了?

怎么死的?

现在尸体在哪里?

这房间里有血,再结合龚妈的言行举止。

我立刻机警,下意识的右手扶腰,放在手枪上,目光如炬的盯着她:“你别动!举起手来!”

……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1章 1030死婴大案 第2章 燃烧的排泄物 第3章 监控室的来访者 第4章 紧闭的房中尸体 第5章 通散氨酸 第6章 兼职库管万泽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