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

首页 > 目录 > 《玄魂》在线阅读 > 正文 《玄魂》第二章 聚会中,张义涛说出了秘密

《玄魂》第二章 聚会中,张义涛说出了秘密

梧桐阅读 2021-05-03 23:30:59
张义涛张诚诚小说名字叫作《玄魂》,提供更多张义涛张诚诚小说全文深度阅读,张义涛张诚诚小说全文在线深度阅读。玄魂小说张义涛张诚诚摘选:张义涛在电话这头大吼着张诚诚“来了,来了,催什么啊,就像在催命像,啊的。”张诚诚很受了委屈的…...

玄魂

推荐指数:10分

《玄魂》在线阅读

张义涛张诚诚小说名字叫做《玄魂》,这里提供张义涛张诚诚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玄魂小说精选:“哎呀,你怎么还不来啊,大家都在等你呢,真是的。”张义涛在电话这头大吼着张诚诚“来了,来了,催什么啊,就像在催命一样,真是的。”张诚诚很委屈的说道“快点咯,大家都在等你,你又忍心让我们在这里等你。”“挂了,挂了,我到门口了,出来接我。”说完之后,张义涛便去门口把张诚诚接了进来,在包厢里,大家都尽情的唱着歌,哼着小曲,喝着小酒,罗涛涛在一边独自喝着,旁若无人的欣赏着歌曲喝着小酒,然后大吼一声:说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此话一出…

“哎呀,你怎么还不来啊,大家都在等你呢,真是的。”张义涛在电话这头大吼着张诚诚

“来了,来了,催什么啊,就像在催命一样,真是的。”张诚诚很委屈的说道

“快点咯,大家都在等你,你又忍心让我们在这里等你。”

“挂了,挂了,我到门口了,出来接我。”

说完之后,张义涛便去门口把张诚诚接了进来,在包厢里,大家都尽情的唱着歌,哼着小曲,喝着小酒,罗涛涛在一边独自喝着,旁若无人的欣赏着歌曲喝着小酒,然后大吼一声:说走咱就走啊,你有我有全都有啊。此话一出,大家都捧着肚子笑。因为罗涛涛的歌喉真的让大家不敢恭维,他的声音完全是进化不完全,鬼哭狼嚎的差点要了大家的小命。然后害羞的低着头,继续喝着自己的小酒。

张义涛则挽着自己的女朋友谭小洁,在旁边唱出了《单身情歌》,结果被谭小洁揪着耳朵说:哼,我在这里,你都敢唱那样的歌曲,是不是不想活了,真是的,我看你是皮子痒了不好意思说,是不是?。“亲爱的,原谅啊,我没有啊,我只会唱这歌,这歌我都唱十多年了,有感情了。”“以后我在的时候没你就不要唱,要是被我发现一次,看你皮子是怎么掉的,哼哼。”

张诚诚和潘小莉在一边划拳,“两只小蜜蜂呀,飞到花丛中啊。”然后张诚诚一杯接着一杯的喝着小酒,潘小莉则在似笑非笑着,看着张义涛们,便想到了张诺川,低声道:“还不知道张诺川在做什么呢,叫他来他也不来。”“你在说什么呢,声音那么小?”“哦,没什么,没什么。我们继续,我们继续。”张诚诚是一个三杯就倒的人,刚刚喝了两杯多一点,就开始上脸了,微醉微醉的。甚是可爱,眼睛一眨一眨的卖弄自己的风味。还说别人不解风情,说“像我这样的货色,怎么就没有别人多看一眼呢?”潘小莉听到后,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似乎让她忘记了那些不开心的事情,似乎让她想不起那些不开心的故事。

“张诚诚,我给你和罗涛涛点了一首歌,名字叫做《两只蝴蝶》,你们准备准备啊。”旁边的张义涛吼道,谭小洁笑着说,你们怎么不唱《青藏高原》啊,那么好听的歌,啊哈哈。潘小莉说:我听说,罗涛涛每天晚上都要唱《爱情买卖》才能睡着?是不是真的是。罗涛涛在旁边含羞带臊的说:是谁在那里胡说八道,我一般都是唱《火苗》之后才会睡着的。这句话一出,整个包厢的笑声盖过了音乐的声音。

“来,干杯”“干杯”“为我们的友谊干杯”

当大家都喝得微醉的时候,张义涛好像有话要说,但是说到一半就被咽了回去,开始大家都没有注意这个小细节,但是罗涛涛说:“我感觉张诺川最近怪怪的,就是前天学校跳楼的那个事情发生的前几分钟,他还在问我,有没有看到一道微光,灰色的带有黑色的微光,之后他便开始发呆,好像感觉得到那个跳楼会发生一样。当时我也没有多问,只是我感觉真的很怪啊。”

张诚诚说道:对啊,对啊,我最近也感觉他不对,把自己封闭起来,总喜欢把自己关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好像在害怕什么,你一说,我也觉得好怪。

潘小莉也跟道:我也是好心疼,今天我叫他一起来,打电话给他,他说家里忙不让出来,叫我一个人来。我也感觉他这两天怪怪的,但是我也说不上为什么,总觉得心里有点不安。

大家都七嘴八舌的说着张诺川最近的反常状态。唯独张义涛在一旁好像在刻意的躲避什么。“平时就数你话语最多,今天怎么就变得那么安静了,让我觉得很不正常。”张诚诚说道。“我,我,没什么啊。我哪里有不正常啊。真是的。”

“老实交代哦,不然大家会把你揍扁的,哪怕你女朋友在这里。”说着,罗涛涛,张诚诚就要开始动粗了,罗涛涛恶狠狠的说“你就从了吧,或者我们能留你个全尸。”

张诚诚很淡定的说“你就交代吧,免得受这皮肉之苦。”

谭小洁说着“亲爱的,你就说了吧,看着你一会被打我会心疼的。”

张义涛开始犹豫起来,到底说还是不说呢,到底交代还是不交代呢。罗涛涛拿着2瓶酒过来,说“哥们,咱们干了吧。”然后把酒递给了张义涛,两个人二话没说便一口喝完了那些酒,此时的张义涛显得有点醉了,然后罗涛涛就说:现在可以说了,大家都知道你现在喝酒了,就当你是喝酒的时候说出来的。这样该可以了吧。你也没有是你后顾之忧了吧。

好像是一点酒下肚,胆子也显得有点大,张义涛一口气说出了:好,我说,我说。

犹豫着,挣扎着,我该怎么说呢。然后张义涛就一五一十的把上次张诺川对他说的那些完完全全的说了出来,开始大家都以为张义涛在开玩笑,但是看着他那么认真的说了出来,大家还是相信了。这些天张诺川的反常反应也迎刃而解。张义涛说:其实他很辛苦的,他害怕看到那些微光,害怕连累到我们,害怕连累到他身边的人,所以他选择了躲避。他选择了逃避,也选择了沉默。更选择了自我封闭。

张诚诚说:这些天可有点苦了他了,这好像是电影《死神来了》的那样的剧情,居然在现实都得到了验证,要我们去怎么不相信呢,只是张诺川,现在该怎么办,他以后该怎么走自己的路,该选择什么样的路子让自己走得更好,让自己走得更坦然。

罗涛涛说:难道说地狱的来信就是那道微光,那道就是地狱来告诉他,他的身边会发生一些不干净,甚至血淋淋的事情,是地狱吗?还是他受到了来自地底下的差遣,每每看到微光,就代表会发生一些事情,就像死神说想带走谁的生命就会带走,毫无保留的带走,在这样的年代里,还有多少人会相信地狱也会有信差在上面,像现在这样的年代,难道只有张诺川一个人能看到那些微光,我想,只要他不相信那是真的,就一定会不会发生那些事情的,可是要怎么让他走出自己生活的阴影呢?

潘小莉道:今天我叫他来,他说不能来,我就觉得很奇怪,原来是这样的,不知道现在他在做什么,还是不是把自己关在黑暗的小屋子里,学校的跳楼事件都过去了,我们该怎么去让他走出自己的黑暗的诅咒呢。

至今这样的问题,或许只有他自己还有那个地狱才知道答案吧。

张义涛说:我本来答应他,保密的,现在都露底了,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或者我们大家应该看看下一步该怎么走,先静下来看看。或许他慢慢的就会好起来,也或许他在不自觉中也会找到自己的出路,这样的事情发生谁的身上都不让他顾忌无暇的。

“我猜啊,他是撞鬼了,不然怎么能这样,要不我们请个法师来看看,或许能有些缓解,或许能排除他心里的那些不安,这样的话,你们也不要这样为他整天担心。”谭小洁说

大家都这样相互猜疑着,相互想着自己的办法。很多人都相信张诺川是撞鬼了,很多人也相信只要请个先生帮他身上的那些不干净统统都洗掉,每次的微光出现都会给人带来那些不安的预兆,到底要这样才能走出自己的阴影。大家都无法猜出张诺川心里的不安和徘徊,甚至他心里的风水物语。

顿时,包厢的气氛变得很不安起来,大家都被定格在那地狱的声音所困惑着,紧张得大家都不知道该怎么去呼吸,甚至连自己的心跳彼此都能听到。大家停止那句很不起眼的话语上,难道真的撞鬼了。

突然,罗涛涛大叫一声“妈呀,妈呀,那是什么。”顿时把大家停着的心给颤住了。吓了大家一跳。“怎么回事,什么情况。”“哈哈,我骗你们的,切歌了,下面这首歌是我和张诚诚献给你们的《两只蝴蝶》”。包厢的气氛顿时和悦了起来。打算即使大家不说,其实每个人的心里都在算计着该怎么让张诺川走出自己的阴影,可是,他们都知道这都是徒劳。

......

从包厢出来之后,大家都喝点有点高,每个人心里的那些不愉快,在路灯下,大家的那些影子照应在路灯下面,影子都拉的很长很长,喧嚣的城市里有那些形形色色的人,有那些只求一份安定的人群,也有那些只为自己梦想所奋斗的人群,也有那些叛逆青春的少年。微黄的路灯下,衬托出所有人的性格,脾气,高兴的,悲哀的,他们的性格都在路灯被映照出来。

此时的张诺川,心里有说不出来的辛酸,看着路灯下的人群,看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群,心里开始挣扎着,他害怕这样的命运,也害怕这样的血淋淋。想到明天就要上课了,想到学校的那场跳楼事件,心有胆颤却又不得不接受这样的现实,他害怕看到着那道光,他害怕伤害到他身边的人。

至此,心有不安。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玄魂》第十章 回家 《玄魂》第一章 不该看到事件 《玄魂》第二章 聚会中,张义涛说出了秘密 《玄魂》第八章 纸条的秘密 《玄魂》第四章 后花园惊魂 《玄魂》第九章 聚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