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

首页 > 目录 > 《帝业谱》在线阅读 > 正文 《帝业谱》第十章 参汤

《帝业谱》第十章 参汤

阅读王 2021-05-05
帝业谱小说名字叫作《帝业谱》,提供更多帝业谱小说,帝业谱在哪看。帝业谱小说帝业谱摘选: 我迈步走到周慧跟前,刻意模仿市井流氓的语气问她:“你真的切记打赏?”周慧仰起头,湿漉漉的眼睛真挚无比:“是,奴婢切记。”我抿起嘴角:“好!”我…...

帝业谱

推荐指数:10分

《帝业谱》在线阅读

帝业谱小说名字叫做《帝业谱》,这里提供帝业谱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帝业谱小说精选: 我缓步走到周慧跟前,模仿市井无赖的语气问她:“你真的不要打赏?”周慧仰头,湿漉漉的眼睛真诚无比:“是,奴婢不要。”我抿起嘴角:“好!”我随手扯下衣带上佩的一颗指肚大小的珍珠,珠子**莹润,于我手心打转儿。我将珍珠凑到她眼前:“就以这个做凭证,但愿你此番之后,暗结珠胎。”女子面容近乎虔诚,双手接过珍珠:“奴婢周慧谢圣上大恩。若真能得育龙种,奴婢当以此珠为凭。若是……”她凄然一笑,“若是奴婢无福再服侍陛下,这珠子就当做念想,待奴婢死后…

我缓步走到周慧跟前,模仿市井无赖的语气问她:“你真的不要打赏?”

周慧仰头,湿漉漉的眼睛真诚无比:“是,奴婢不要。”

我抿起嘴角:“好!”

我随手扯下衣带上佩的一颗指肚大小的珍珠,珠子**莹润,于我手心打转儿。我将珍珠凑到她眼前:“就以这个做凭证,但愿你此番之后,暗结珠胎。”

女子面容近乎虔诚,双手接过珍珠:“奴婢周慧谢圣上大恩。若真能得育龙种,奴婢当以此珠为凭。若是……”她凄然一笑,“若是奴婢无福再服侍陛下,这珠子就当做念想,待奴婢死后,必口含此珠下葬。”

我意有所动,不自觉抚摸她的头发,这个女子,也许我很快就会忘记她,然而此时此刻,我心中涌起的怜惜,是之前从未有过的。

我给不了她任何承诺,片刻欢爱也不足以让我付出真心,因此我没再看她,转身就走,出殿时只淡淡吩咐:“还是把那三百两银子也赏了她吧!”

日已过午,小太监们趴在地上,清理残存的雨水。我以为这是一个再寻常不过的下过雨的午后,却不知道,周慧的出现,连同接下来一连串让人始料不及又哭笑不得的事,几乎给我带来灭顶之灾!

也让我对刑岳及他背后家族的仇怨,终至无可化解……

***

辇车行至紫宸宫大门,霜橙等四人连同一众内侍宫婢早就等在了门里。

我走进宫门,霜橙声音颤抖:“主君……”眼睛忍不住上下打量我。

四名心腹宫女里,霜橙性格最沉稳,所以她忍住想说的话。

可是香橘却不顾她使眼色,替换下汤圆搀扶我向里走:“主君可觉得难受?主君用膳了么?是现在传膳,还是传御医请脉?太皇太后也太狠心了,怎能让天子淋雨!就算是那个刑岳昨晚立时就死了,也不能为臣责君!”

“香橘!”平素寡言少语的馎饦突然出声。

香橘方悔失言,我哂笑摇头:“香橘哪里说错了?一介宫女都懂的道理,太皇太后怎会不明?无非是进来朝中耿介之臣上书奏请天子亲政,太皇太后无可发泄心中怒火,拿朕出气罢了!”

香橘吐吐**,暗松了一口气,欢快道:“主君说的是!那主君是要用膳,还是传御医?”

“当然是用膳了!”我早已饥肠辘辘,“朕想吃雁肉芹菜羹,炙野鸭,还有鱼脍。”

我迈进寝殿门槛,殿内篆烟袅袅,我突然感到天旋地转,眼前一黑就此人事不知。

究竟我是因淋雨受凉而晕,还是饿晕的,在我病好之后很久,山药和山楂之间还要不时争论一下子。

我醒来之后,发现已躺在寝殿龙榻上,熟悉的环境,让我稍稍安心。

“主君醒了。”离龙榻最近的饼饵面无表情告诉其他人。

殿内已经掌灯,我问道:“现在什么时辰?朕睡了多久?”

香橘手托漆盘,跪在榻前:“主君,现在是戌时初刻,您已经昏迷了两个时辰。”

“主君还是进些汤羹,一会儿也好吃药。”霜橙顺手端起漆盘上的碗,试了试冷热,说道,“现在吃正好。”

我此时身上恢复了些力气,能靠在大引枕上吃东西。霜橙递过来一勺,我咂摸味道,是茭白稻米羹,居然一点肉都没有,于是皱起一张脸。

霜橙不理会我的不满,继续舀了第二勺,我突然想起什么,身子向前探了探:“鹿脯现在怎么样了?”

“禀主君,奴婢已为鹿脯上药。还好只是外伤,不过那张脸现在肿得堪比汤饼。”山药恰好端了刚煮好的药进来,见我问话,不疾不徐回答。

我呆愣地看汤饼,一时没明白这和汤饼有什么关系。

汤饼连连冲我摇头:“她说的汤饼,不是奴才。”

原来汤饼的制作流程,是将面做成饼状,放在水里煮熟,小小的一团面,煮熟后比手掌还要大,山药的意思是,鹿脯的脸肿得像发面团。

我不由莞尔:“原来此汤饼,非彼汤饼。”

实在不耐烦一勺勺吃羹,我越性接过碗,三两下把茭白稻米羹全部咽下,山药随后奉上药来,不知为何,她双眉紧蹙,神情异于往日。

可能是在担心鹿脯吧?我一边这样想,一边喝药。

只一口下去,一股特有的冷香弥漫于唇齿,我皱眉:“你们……给朕喝的是什么?”

我的声音不觉低沉下去,因为我知道,这绝对不是治疗伤寒该用的药。山药、山楂立即跪下,山药的神情当我问出话的那一刻,竟然轻松下来,她冷静回答:“回主君,这是一碗参汤。”

参汤,当病人生命垂危时可以暂时吊命。当病人身体虚弱或大病初愈时,也能提神补气,但是绝不适合风寒病人。

我颤声道:“你们……想干什么?!”如果要是连他们几个都要背叛我,那么这世上,我还可以信任哪个?

驼羹、饼饵和馎饦三人同时跪下。

驼羹说道:“启奏主君,这是奴才的意思。”

饼饵和馎饦随即附和:“非是驼羹一人之意,奴才等也都同意。”

我直直将手中药碗砸向他们,驼羹轻轻一声“躲”,三人极其轻松地躲开,只听“咔嚓”极刺耳的一声,瓷器碎裂,地上漾起一片浅茶色的晕斑。

我气得浑身乱战:“朕问你们,究竟意欲何为?!”

驼羹相当镇定,他不答反问:“难道主君还想受今日之辱吗?”

“自是不想。”我回答。

“所以主君只有染上极严重的风寒,卧病难起。主君在慈寿宫淋雨一事必然震惊朝野,内有耿介之臣劾奏刑氏,外有梁国虎视眈眈,到那个时候,主君以不变应万变。漫说是以后应付刑太后的苛责,就是如今朝中争论不休的冠礼,恐怕也会迎刃而解”

原来是苦肉计!

我心下稍安,一番惊怒过后,我疲惫地靠回引枕上,调匀呼吸。

许久之后,我睁开眼:“山药,再去为朕端一碗参汤来。”山药应声退下。

我凛然盯向下面跪着的三人,声音低沉:“驼羹的主意很好,赏驼羹五十两银子。但是你们未经奏明擅自做主,着各笞三十。以后再敢隐而不报,断然不赦。”

三人谢恩后起来,山药也将参汤端来。

我双手捧碗,望着里面淡琥珀色的透明药汁,心里苦笑:这还真是个好主意!我把碗凑到唇边,一口口喝下去,微苦清凉的药味便弥漫在口内。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帝业谱》第八章 掌嘴 《帝业谱》第十章 参汤 《帝业谱》第六章 往事 《帝业谱》第二章 联姻 《帝业谱》第三章 刑岳 《帝业谱》第五章 赐酒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