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

首页 > 目录 > 《锦婳明途》在线阅读 > 正文 《锦婳明途》第五章 何以风波宁

《锦婳明途》第五章 何以风波宁

阅读王 2021-05-05 00:49:57
苏婳苏浅小说名字叫作《锦婳明途》,提供更多锦婳明途苏婳苏浅,锦婳明途苏婳苏浅小说。锦婳明途小说苏婳苏浅节选:苏婳如此奔放的言论,苏浅一阵无可奈何。举起来用手帕放到嘴边轻轻地遮盖一二,苏浅小声直接回复道:“枭王殿下有洁癖,极其厌…...

锦婳明途

推荐指数:10分

《锦婳明途》在线阅读

苏婳苏浅小说名字叫做《锦婳明途》,这里提供苏婳苏浅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锦婳明途小说精选: 对于苏婳如此豪放的言论,苏浅一阵无奈。举起用手帕放在嘴边轻轻遮掩一二,苏浅悄声回复道:“枭王殿下有洁癖,极度厌恶他人近身半丈以内,据说曾经有一个贵女不知轻重靠近了他,生生被枭王殿下派人扔进了恭房,自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敢犯忌讳了。婳儿,你也要小心点才是。”“枭王殿下果然有毒。”苏婳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却在下一个瞬间感觉一道打量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苏婳顿感头皮发麻,这句话该不会是被枭王殿下听到了吧?可是自己明明声音很小…

对于苏婳如此豪放的言论,苏浅一阵无奈。

举起用手帕放在嘴边轻轻遮掩一二,苏浅悄声回复道:

“枭王殿下有洁癖,极度厌恶他人近身半丈以内,据说曾经有一个贵女不知轻重靠近了他,生生被枭王殿下派人扔进了恭房,自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敢犯忌讳了。婳儿,你也要小心点才是。”

“枭王殿下果然有毒。”苏婳小声的嘀咕了一声,却在下一个瞬间感觉一道打量的目光从自己身上扫过。

苏婳顿感头皮发麻,这句话该不会是被枭王殿下听到了吧?可是自己明明声音很小…

索性低着头,掩耳盗铃般念叨:“看不见我,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看着苏婳在神叨叨的念着什么,苏浅侧耳细听,忍不住一笑,然后慌忙用手帕遮掩住。

苏婳听见苏浅的淡笑声,不由抬起头,朝苏浅尴尬的笑笑。

忽闻三声钟鸣,殿外烟花绽放,烟雾缭绕,烟火绚烂,清韵盛宴正式开始了。

鸣礼官站于高台之上,讲解着早已被世家子弟熟记于心的规则。

清韵盛宴的规则极为简单,诸国皆出三题,将题目汇总,并加以排序,各国选择编号作答,倘若答出,出题国给予答出国一颗清韵石,若无法答出,答题国给予出题国一颗清韵石。

当然,为了宣扬国威,打消他国气焰,也会有国家专门为某国出题,让某国解答,答出则输给对方一颗清韵石,答不出则对方输给己方一颗清韵石。

漫长的讲解之后,终于进入了答题时刻。看着跃跃欲试的诸国世家子弟,苏婳淡淡一笑,并不打算加入。

初入京都锦歌,在一切都尚未熟悉之前,自己不会冒然行事。若能为国添彩,倒是无上殊荣,怕就怕稍有不慎,满盘皆输。自己,赌不起。

片刻之间,苏浅已然离席,在题号前徘徊着,最终抽取了十九号。

鸣礼官取出题目卷轴,展开,朗声念出:

“春怨、凌云。以此二词为意境,作词一首。”

话音刚落,大殿之中无数人倒吸了一口气。

这题目好生刁钻!春怨乃女子春日怨情,凌云乃男子鸿鹄之志,两种截然不同的情感,如何糅合?

更何况,以此二词为意境!

苏婳担忧的看了一眼苏浅,她也不清楚苏浅是否能巧妙答出如此刁钻的题目。

无视殿中人的各式目光,苏浅在殿中莲足轻移,便有诗文自口中流泄而出:

“残花春谢了,满庭萋草。落红一地谁人叹,冷香憾。旧恨新怨参半。”

“岁华书生老,功名未了。征鸿无踪恨难消,伤心早。惆怅风雨飘摇。”

一步一词,十步诗成。

谁言春怨必为女子所感?此诗以男子视角入手,表达暮春之叹。

谁言凌云必为少年壮志?年迈书生壮志难酬,表达凌云未成遗憾。

以暮春凋零引入书生老年,实在妙极!

大殿众人久久不能回神。

苏婳俏皮的朝苏浅吐了吐**,浅浅的才华出众,倒是自己多虑了。

看着苏婳调皮的样子,苏浅莞尔一笑。

如愿得到那颗清韵石,苏浅在苏婳身旁落座,和苏婳一起观看殿中人的答题。

有了苏浅珠玉在前,其它诗作倒显得索然无味。

忽然,七号题吸引了众人的注意。

“以玉箫吹奏沙场秋点兵的肃杀。”此题一出,亦是引起了众人的议论。

玉箫所奏之曲,或空灵或舒缓或伤感,可肃杀之感,本就强人所难,更何况,抽取这道题的人,是位女子!

曲通人心,未曾见过战场的豪迈与悲壮,又如何奏出肃杀之感?

“抽到这道题的人,是顾丞相的妹妹,顾清歌。”见苏婳专注的看去,苏浅笑着解释。

顾丞相顾卿言,这位丞相天纵奇才,为嘉熙三年新科状元,并是嘉熙年间唯一一位连中三元的人。嘉熙七年以二十三岁的年纪担任丞相,是如今京都炙手可热的新贵。

那顾清歌作为她的妹妹,想必不会逊色。苏婳兴味一笑,眼中划过期待。

命人取来玉箫,顾清歌站于殿中,红唇轻启,素手于玉箫之上浮动,萧声轻鸣。

初时激昂,两军对垒,战士跃跃欲试,战鼓雷鸣,振奋人心。

中时肃杀,兵戈交接,天崩地裂,无穷无尽,嗜血般的杀戮。

末时悲鸣,血染黄沙,阴风哭号,旗帜飘摇在战场上,铁臂残垣。

听闻此曲,仿佛亲历战场,让人与之共鸣。大殿久久寂静,只余萧声绕梁……

盛宴渐入尾声。

息国以音律和诗韵见长,清韵盛宴更是以这些题为主流,因此,目前息国的所得清韵石极多,而华国是千年文化传承,所得清韵石比之息国也不多承让。

眼见或许会是平局的结果,叶辰懒懒的从身后的金丝楠木朝藤椅坐起身,冷然出声:

“本王有题,息国诸位,可敢应否?”

这般言简意赅,息皇忍不住看了叶辰一眼,却偏生挑不出叶辰礼仪上的什么错,而且叶辰为华国枭王,息国只是华国的众多附属国之一罢了,根本惹不起,息皇只好应道:

“能得枭王殿下出题,是我息国的荣幸。”

扫了一眼息国世家子弟,息皇又开口道:“答出枭王所出题者,朕允他一个不违反道义的承诺!”

息皇一番话,像石子投入平静的湖水,掀起了道道涟漪。皇帝一诺,何其珍贵!刹那间,息国的世家子弟沸腾起来。

见状,叶辰不以为意,漫不经心的把玩着手中的清韵石,淡淡的看了半丈外距离自己最近的那内侍一眼。

那内侍立刻识趣的朝前走了一步,大声说道:

“枭王殿下在华国时,偶听一妙曲,然,此曲传统唱法极为轻佻,破坏了曲中意境。”

“可叹枭王殿下多次寻访乐艺大家,却无人能真正改变其中的传统缺陷。”

“不知息国诸位,是否能将此曲谱就不同韵味,也算,圆枭王殿下的一番夙愿。”

话音未落,息国之中就有人坐不住了。

有人自席间起身,直直的看向叶辰:“枭王殿下,何必让内侍拐弯抹角渲染题目的难度,王爷不妨直说题目!”

苏婳扫了一眼说话这人,微微摇头。

明知叶辰用攻心之术,甚至都不屑于自己去说,而是借内侍之口说出,加大谱曲之人的心理压力,而这人如此直言不讳,一出场便落了下乘。

“这位是齐国公之子,容旭。”知道苏婳对京都尚未熟悉,苏浅贴心解释,但谈及此人,言语中却有些冷淡:

“他同我一样,是清韵书院博渊堂的学子,但是为人锋芒毕露。”说到这里,苏浅微微蹙眉:“要是稍后谱不出曲谱,那可就贻笑大方了。”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锦婳明途》第二章 浮生绘锦歌 《锦婳明途》第一章 良夜有时尽 《锦婳明途》第六章 繁梦当如初 《锦婳明途》第五章 何以风波宁 《锦婳明途》第三章 安知鸾凤鸣 《锦婳明途》楔子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