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

首页 > 目录 > 《书生万户侯》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五章怎么可以说不行

第十五章怎么可以说不行

在下陈小怂 2021-06-10
萧默白坐在衙门大堂内,朝着东瞅瞅西瞅瞅的。像是也没什么奇异的地方吧?望着拿着木棍站成两例的捕快们不由得咂了咂嘴,怪不得说问案的时候堂上一声惊堂木,两行威风凛凛声就能吓得一些贼人供述不韪。望着这一个个浓眉大眼睛的壮汉,萧默白吞了吞口水,这都不需要对方喝看着拿着木棍站成两例的捕快们不禁咂了咂嘴,难怪说审案的时候堂上一声惊堂木,两行威武声就能吓得一些贼人供认不讳。。...

书生万户侯

推荐指数:10分

《书生万户侯》在线阅读

萧默白坐在衙门大堂内,朝着东瞅瞅西瞧瞧的。好像也没什么奇特的地方吧?

看着拿着木棍站成两例的捕快们不禁咂了咂嘴,难怪说审案的时候堂上一声惊堂木,两行威武声就能吓得一些贼人供认不讳。

看着这一个个浓眉大眼的壮汉,萧默白吞了吞口水,这都不用对方喝声,自己就已经被吓到了。真是丑啊…

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净招这些人。萧默白忽然有些担忧起他们的人生大事了。

咳咳,两道人影从堂后的侧门走了出来。为首一人穿着大红官服径直坐在了居首的椅子上。

忽然看到坐在堂下的萧默白,觉得眼生,还以为是被抓来的犯人,不禁瞪眼喝道:“见到本府还不跪下?”

赵元春这一声声色俱厉官威十足,换了别人恐怕是被吓到了。

只见萧默白仍是坐着,看了看对面的刘思云问道:“刚刚咱们可没说要跪啊?要是下跪的话加钱我也不帮忙了。”

说着摆了摆手便准备起身离开。

“坐下。”

刘思云忙喝道。刚站起身的萧默白被吓得一哆嗦,一屁股又坐了回去。

连着公堂上的赵元春也是被吓得心头一跳,见不是多自己喊的,才松了一口气。

刘思云看了眼坐在堂上的赵元春道:”他是我请来帮忙的朋友,还请大人通融一下。”

说完便又转过头去,完全没考虑后者会不会不答应。

然而赵元春却是一点脾气都没有,反而朝着刘思云赔笑道:”好说,好说,既然是刘捕头的朋友,那自是不需跪的。”

说完还伸手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示好得看了萧默白一眼。

站在一旁的小捕快忍不住看了看刘思云,又看了看赵元春,差点以为自己把府尊和捕头给认错人了。

“带双方上堂吧。”

刘思云挥了挥手,立刻就有手下跑了出去,不一会儿,两名壮汉便缓缓走进了堂内,然后十分自觉得跪在了地上朝着坐在堂上的赵元春喊了声老爷。

直到现在赵元春才觉得自己府尊的尊严又回来了。看得坐在一旁的萧默白直摇头,古人什么都好,就是见官跪的思想不行。

“你们是上次来衙门争那啥,那什么来着…..”

赵元春看了眼堂下的两人,觉得有些眼熟,可就是记不清是什么事情了。

“大人,棉袄的。”

站在一旁的小捕快轻声提醒到。

“哦对,你们是争那个棉袄的两人吧?把事情都说一说,本官也好给你们做主。”

说完赵元春赞赏得看了眼站在一旁的小捕快,小伙子,有前途。

“是的大人,那棉袄是小的家的,那日小的在河边洗澡,上岸后便发现衣物都在,唯独大棉袄却不见了。小人四处寻找,就看到一旁田地里忙活的他正穿着小人的棉袄。小人上前去找他理论,他还不承认。”

左边的大汉话音刚落,右边的大汉便接口道:”大人,这棉袄明明就是小人家的,他是贪图小人的棉袄,故意血口喷人,请大人做主。”

“请大人做主。”

两人互不相让据理力争。虽说只是一件棉袄的事情,然而对于平民百姓来说,在这个男耕女织的自然经济时代,一件棉袄的价值十分高昂。

普通人家里大冬天的身上能御寒棉袄相当于是另一条命了。

堂中又陷入了纷吵,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各说各的,没有摄像头,没有指纹对质。案子也曾一度陷入中断。

刘思云看了看坐在一旁的萧默白。那小眼神透露出的意思,听明白了没?明白了那就开始干活吧。

萧默白翻了翻白眼,有些无语得起身,先是走到了跪在左边的大汉身前,有些好奇得问道:”这天气都开始转凉了,你怎么还下河洗澡呢?”

“这个…小人确实是下河洗的澡啊,虽说河水有些凉,可小的皮厚实,根本不觉得冷啊。”大汉被萧默白问得有些急离开,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毕竟这也是之前审案时对自己不利的地王,大冷天的去河里洗澡,脑子抽抽了?

“没事没事,别紧张,我就是随便问问。”

在古代不确定有没有热爱冬泳的存在,但是在萧默白呆的现代冬泳健身的人一大堆,况且这才刚刚入秋,在没有全球变暖前虽说会冷一些,不过跟冬日的大冰河比,这还暖的很,萧默白还是能够理解的。

“你是做什么活计的?”

见萧默白问这个问题,大汉连忙解释道:”小人是在码头扛大包为生的。”

“扛的都有什么?米,面,盐都有。船运什么来就扛什么。”

“好的”

萧默白等大汉说完,便轻挪两步来到跪在右边大汉的面前。

“你是做什么的?”

相同的问题问了一遍了。萧默白转身走回了椅子上坐下。

“怎么样?”

见萧默白不说话,刘思云皱了皱眉头看着萧默白道:”你到底行不行?”

萧默白摊了摊手:”男人怎么可以说不行。”

眼瞅着刘思云眼中有杀气流出,萧默白连忙改口道:”已经有结果了。”

坐在大堂上的府尊大人赵元春仿佛被人无视了一般,然而他此刻心中却是骇然不已,脑海里拼命回忆着刚刚的一幕,他们两个,居然在自己的面前…打情骂俏?

这事要是传到那位的耳朵里,想想就觉得要凉。

“咳咳,为什么不问问这件袄子他的主人是谁呢?这样不就知道这件袄子到底是谁的了?”

“……”

刘思云此刻看着萧默白,脑子里想到的却是自己曾经在街角见过的一个傻子,身子一抽一抽得,嘴里流着哈喇子,然后还朝着自己笑。尽管此时端坐在木椅上的萧默白是多么得一本正经。

察觉到公堂内的捕快们诧异的目光,就连跪在地上的两名壮汉,看向萧默白的眼神,似乎都在询问着:这是从哪里找来的傻子?

萧默白觉得自己得做些什么,不然可就真成傻子了。

萧默白干咳了两声,略显尴尬得解释道:”谁说棉袄不会说话的?”

说着看了看坐在对面的刘思云,又看了看公堂内的众人,随后高深莫测得从椅子上站了起来

“你,去取张纸来,把棉袄放在上面。”

……

萧默白看着捕快,捕快也在看着他,场面一度有些尴尬。

萧默白回头看了看刘思云。在后者的点头示意中,那名捕快才自觉得去拿了纸和棉袄。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第十章满载而归 第十一章拿诗词卖钱 第十二章美若天仙的话唠 第十三章银子是谁的 第十四章别得罪女人 第十五章怎么可以说不行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