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山河怒嚎小说

山河怒嚎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芹川

时间:2020-10-17

小说简介

民国初期,军阀乱战,一位少年遭遇匪夷所思的人生变故,他在乱世中颠沛流离,却孕育出了他刚毅的性格。数十载的磨练,使他成了雄霸一方的诸侯,虽然在中原遭遇日寇洗劫,他毅然决然的走上了抗日的道路,他既不依附于国民党,也不抵触共产党,在国共第二次合作抗日的浪老人和孩子都是一个叫冷水湾的岛上居民,那里约莫三十来户人家,在山的南面有一片很大杉树林,那是全村人的共同财产,每年都有上好的杉木产出,这里的人们合力把杉木伐倒、锯断、捆绑好用船运往附近的富川卖给那里的木材商。除此之外,这里的居民都已打渔为生,家家户户都在房后开垦一片小园圃,种上时蔬和橘子。这里的人们日子虽然过的并不宽裕,倒也可以自给自足。这村子里的人因为是一个姓氏,邻里之间都比较和睦,要是有谁家盖房子、娶媳妇那就可热闹了,男人们帮着忙外,女人们帮着忙内,都像自己家办事一样欢喜。在这川渝边境交界处,这里是一片为数不多的的净土。俗话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净土的上空却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云,仿佛随时都要吞没这个偏僻的村庄。。……

《山河怒嚎》情节预览:

只有不一样的爱才会如此吧!

  天色越来越暗,平静的清湖上空荡荡的,这位朴实的村妇终究是没有等来她的丈夫和儿子,我知道一定是出事了,心里的那根弦越绷越紧。她拖着无力的身躯一步一步的埃回家,刚到家就楞楞坐在床上,就像没有了魂魄一样,整个人轻飘飘的。灶台上放着切了一半的青菜,饭已经煮好了,散发出阵阵香味,可是头此时此刻心里一团乱麻,顾不上自己饥肠辘辘,她提着煤油灯出了门。她挨家挨户的敲门,一家一家的问“今天有去镇上吗?有没有看到我丈夫和儿子?他们现在都没有回来,指不定是出事了。”

  “嗯~~~”老头子搁下碗筷,用麻杆点了一口水烟,顺声应了一下,声音有些低沉。接着又咕噜咕噜的闷了几口水烟,凝望着家门前的清湖,似乎在思索着些什么。

  “这么说我们的孩子,又要受苦了“说完尹家淦眼泪簌簌的往下掉,这一个生活在社会底层质朴的老实人,怎么也学不会掩饰自己的脆弱。

  这里的孩子都很懂事放学后都会帮家里做农活,女孩子会去村子后面的山坡上扯猪草,男孩子会去湖边帮父亲收网。尹明瑾是这群孩子中最勤快的,他的父亲尹家淦在四十岁的时候才“老来得子”,但父亲从来不溺爱他,从小能帮的都农活都帮着做。尹明瑾的的勤快在全村出了名,村里要是哪家的孩子懒惰,父母都会拿尹明瑾来做标杆。

  在头的苦苦哀求下,狱警让她在牢房里见到了丈夫,两人隔着牢房的铁栏门相望啜泣着,尹家淦一边向她诉说自己和儿子离奇和无辜的遭遇,一边愤愤的怒骂着这不公的世事。

  功夫不负有心人,在她问了好几家之后,终于有一家人知道了点眉目。那户的男人也是今天去了东源的镇上,但他没有亲眼看见家淦父子出事,也只是知道街上有巡捕房的人抓走了一个孩子。

  冰冷的寒光从窗外照射在尹家淦消瘦的脸庞上惨白惨白的,过了一会,一名狱警走过来,在他们跟前停下来,用钥匙打开了牢房,锁链敲击铁门发出清脆的叮当声。

  时间过得很快,一天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

  “额,“他清了清嗓子,”你们事情,我知道,但是大帅要人,我有什么办法?他要是发飙,我估摸着我罗某人的局长之位都不保。具体什么原因抓走你们的孩子我现在不能告诉你,我只告诉你们,你们的儿子一定会平安无事,再说了,这东源镇被抓的孩子也不止你们儿子一个,你们回去吧。“

  尹家淦听说要放他出来,心里总算得到一丝慰藉,他顿时擦干眼泪,跟着狱警走出牢房,女人小心地搀扶着他,心疼地捂着他受伤的额头。

  “当然是给你做呀”

  父子俩收完网后,背着一天的收获走在水天一色的的湖边,鲜活的鳊鱼在竹篓里不停地蹦跶,明瑾有时也会调皮的把手指头透过篾框伸进去挑逗它们,虽然腥味很浓。

  “哈哈,我这老骨头越老越精神啊,接他们回来毫不费力啊!”老人笑着回应了一句。古铜色的脸在夕阳的照耀下泛着暖暖的红色的光晕。

  “尹家淦,出来吧,我们局长让你去一趟他办公室。”狱警喊道。

  冷水湾是众多岛中的其中一座,因为这里是岛上的北边山腰,阳光照射的时间很少,湖水迂回,这里的湾口冰冷刺骨,故此得名。这里原本是一片丘陵地带,延绵的青山一座连着一座,地势极为复杂。地势高的地方直冲云霄,地势低的洼地深不可测。每逢到了夏季洪水泛滥的季节,地势低的村庄就遭殃,一来二去,几乎所有的散落的村庄都搬到半山腰间。但泥泞的山间羊肠小道蜿蜒迂回,交通十分不便。有一年,几个村庄的人们围在一起商量交通的难题,大家伙议论纷纷,但还是没有商量出一个很好的解决办法,一位外地人路过,听了他们的议论,哈哈大笑,他笑道:“这不很简单嘛?你们可以开凿渠道,引来长江的水,修筑堤坝把水围起来,你们可以照样住在半山腰,交通用船只通行,岂不是省了很多事?”人们才恍然大悟,大伙一致同意这个想法,于是他们组织村里的壮丁开凿水渠,修筑堤坝,两年的功夫过去了,这里竟成了一座千岛之湖,湖上大大小小的的岛屿星罗棋布,景色宜人。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这里的人们也从传统的农耕转为以打渔为业。

  “不好说,反正没有好事,张猛生性暴戾,我听说他虽然有四房的姨太,但是也没有给他生个娃,据说是张猛小时候顽皮,激怒了一条凶恶的大黄狗,那大黄狗把他的鸟蛋给咬烂了……“

  冷水湾六月的夜静悄悄的,半夜里只有湖水拍岸是传来的阵阵涛声,夹杂着偶尔一两声从村子里传出的犬吠声。点点星光的夜幕下,整个村子也安静的睡着了,在如水的月光中是那么的静谧,白月光倾泻在村后的杉树林里,留下一片片斑驳是疏影,煞是好看。

  明瑾躺在竹垫上数着蚊帐上母亲缝补上去的补丁。心里默念着“一……二……三…四……“,太多了,他数着数着就乱了,又重复一遍,孩子的世界永远充满天真。有些地方的破洞比较大,不止缝补一次,补丁上又有了小孔小洞,这些竟成了明瑾的”百宝箱“,里面有些放着吃的豆子,有些放着他的小玩意。

  “巡捕房哪敢得罪大帅呢?我们能平安出去就算万幸了,孩子只能等我们出去以后慢慢打听下落了。“那人安慰尹家淦道。尹家淦想想,愤怒和莽撞又有什么用呢?也只能往好处想了,此时此刻,他只祈祷儿子不要像他这么遭罪他就心满意足了。

  老人和孩子都是一个叫冷水湾的岛上居民,那里约莫三十来户人家,在山的南面有一片很大杉树林,那是全村人的共同财产,每年都有上好的杉木产出,这里的人们合力把杉木伐倒、锯断、捆绑好用船运往附近的富川卖给那里的木材商。除此之外,这里的居民都已打渔为生,家家户户都在房后开垦一片小园圃,种上时蔬和橘子。这里的人们日子虽然过的并不宽裕,倒也可以自给自足。这村子里的人因为是一个姓氏,邻里之间都比较和睦,要是有谁家盖房子、娶媳妇那就可热闹了,男人们帮着忙外,女人们帮着忙内,都像自己家办事一样欢喜。在这川渝边境交界处,这里是一片为数不多的的净土。俗话说,“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在那个军阀混战的年代,净土的上空却笼罩着一层厚厚的阴云,仿佛随时都要吞没这个偏僻的村庄。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