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100小说

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100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穿越

作者:李式微

时间:2020-12-27

小说简介

她是江湖儿女,有着江湖儿女的柔情剑义,六年前的一袭锦袍,漫天大雪中的一股幽香,成了她寻找寻觅的不可获;一段紊乱的姻缘,她别有目的的步入后宫,成了太子良娣,也找到了了她始终所去追寻的真相;她选对了皇帝,却选错了良人。记忆中的那个人曾说要在来刚走近天香楼便听到一阵喧闹声,有人聚过去,亦有人从里面跑出来,围在那里指着楼上窃窃私语。秋以桐刚一仰头看去,便见一个身着深蓝布衣的汉子被人一掌打得冲破雕花木栏,直跌下楼来,顿时尘土飞扬,木片乱飞。秋以桐的马十分驯良,略微弹了两下腿,躲过飞溅来的木片,倒也没受惊。。……

《烟愁旧梦曾向瑶台与君逢100》情节预览:

如果没有爱哪来的恨。

秋以桐嘴角轻撇说:“在天香楼,我见你被景云王一掌打下楼来!”为了报复他之前为了拔高自己,说对她有救命之恩,秋以桐有意说出他的丑态。

不等梅济棠认出没见过几次的秋以桐,陈广生便指着栖云堂的大堂道:“梅庄主在大殿内,我等快点去拜见!”一副迫不及待的样子。

“伺机帮我甩了他们……”他暗暗指着身后的人,轻声说。

陈广生的大师兄岳志泽在后面轻咳两声说:“兰华仙子与梅庄主是师兄妹……秋姑娘,贵师伯一手创立的寒梅剑派,吾等莫能望其项背啊!”

凤尾城的空气中永远都有一种特别的香味。那是由药材、香料、脂粉、美酒等混和而成,轻扬优雅、暧昧婉转,既呼之不来,亦挥之不去。不过,这中间始终没有秋以桐一直追寻的香味,她早已失望成自然。已赶了半日的路,又饿又乏,前面十字路口就有个名为“天香楼”的大酒楼,秋以桐准备过去歇歇再上路。

梅济棠一脸儒雅的微笑望着陈广生说话,陈广生话完了,他脸上未尽的套近乎表情显出些寂寥的意味。不过,梅济棠不以为意,继续说:“怎么不见陈帮主?”那个样子,仿佛说客气话是他的任务。

陈广生皱着他的粗眉道:“大师兄你说够了没有?我为什么要和他们比!”他的声音真似洪钟一般,有一种金石的质感,充满阳刚之气。

一盏茶功夫,便又有一队人马赶来。在山脚下停住,纷纷翻身下马,同样被红衣弟子请到茶棚里来。秋以桐定睛一看,五个汉子,簇拥着一个身形高大的少年人过来,那少年不是别人,正是为争妓女绯樱与梁岚璋大打出手的陈广生。

蓝布衣汉子受了重击,又从高处坠落,居然手撑地只一用力,便轻轻松松就站了起来。秋以桐不禁盯着那人看,原来只是个少年,年纪还轻得很,不过身材高大魁梧显得年龄大些。

他一脸的喜色叫秋以桐收在眼里,禁不住在心底留下一连串又无奈又冷淡的笑,暗暗道:高大的外表,单纯简单的心地,这样的你若受情伤,又该是怎样的神情?

楼上的景云王梁岚璋听到叫骂,手拿酒壶,晃到残破的栏杆前。灌了一口酒,含着酒露出一个醉态的笑,锦袍半褪,中衣的腰带也被解下,一身散漫。脸色玉白,此时饮了酒,透着红晕,很是女相。细长的眉与眼也透着丝秀气,鼻梁细而高,殷红唇上沾的酒,仿佛永远都不会干……

陈广生是个少年,正是爱面子的时候,又当着自己师兄弟的面,怎么愿意秋以桐一个小女子说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还见面对她下跪?他脑子转得快,连忙就要扳回一局,便说:“秋妹妹,广生哥哥只是觉得随便当着人叫你的闺名不好,所以才犹豫起来!那一年,不还是我救你一命!刚才在茶棚里我还在想,怎么这个女子这样眼熟,原来就是秋妹妹啊!”

梁岚璋晃悠到陈广生面前,皱着眉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才笑着说:“看在你虽然生得五大三粗,其实年纪还小的份上,本王就不计较你打扰之罪。本王不敢说青楼之中没有情种,但绯樱绝对不是!你与其在这里浪费拳脚,倒不如想想怎么对付你老子……”然后便站直了八尺高的长身,斜着眼睛向北面街口看去,“黑色劲装,头系绣有五峰山纹样的抹额,这是你们五峰山的打扮吧!来抓你了,有十个人……想被他们拿住吗?——那还不快跑!”

这五峰山大弟子还要再说什么,一眼瞥见秋以桐,也觉得当个女子面数落陈广生逛花楼的事不好。于是忍下心中的千言万语,取而代之的是一阵“你啊你……”和一串敲桌子的声音。

从大殿穿过,来到后庭,风格陡变,令陈广生不适应地“咦”了一声。秋以桐便望着他,他显出一丝尴尬,憨憨一笑解释说:“我是觉得前面的大殿雄壮,怎地后面这样小巧雅致,不像是一个地方了。”其它五峰山人也是第一次来,听他这么一说也意识到,纷纷点头说“可不是”。

“玉煞”姓白名谦,字心让,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公子。面若冠玉,常着白衫,今日是来拜寿,身上的衣服带着些花绣,稍微显得热闹些。此人常年手中握一把褶扇,谈吐文雅,风度翩翩,通诗书,别人一看只以为是位风雅文士,断然想不到竟会有“玉煞”的绰号。

宾客云集,豪杰聚首,见到寒梅山庄这样的大阵仗,一面不以为意好显示出“不过如此”见过大世面的体统;一面又在心里暗叹艳羡,自然也提醒自己:寒梅剑派不得不防啊!

秋以桐被他突如其来的热情弄得一愣,见他暗暗向自己使眼色,想先弄明白他到底打的什么主意。于是顺着他的话,笑着说:“怎么,我还以为,你就认不出以桐来了!”

秋以桐笑道:“家师兰华仙子。”

看到他这个样子,秋以桐就生出一种近似愤怒的反感,一夹马肚子便要走。可是又偏偏的,那梁岚璋从楼上跳了下来,落地时仿佛没站稳,摇晃晃地一个旋身,就这一系列动作间,他锦袍上的香味被风带过来——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穿越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