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上江盐号小说

上江盐号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韦十早

时间:2021-01-05

小说简介

坐落于新街口与打铜街交叉路口的上江盐号,东家季永诚与着陆为福、燕月中、黎珍三人偶然交识,遂联手合作欲成就一番事业。时局维艰,命运起伏跌宕,不知道路该如何走一直这样?曾有一位哲人好像这样说:儿子,这个世界上是也没路的,起码是也没你的路,那些简言之的通途坦道都“哎呀!这莫不是燕月中燕大先生吗?”得到山虎通报的季永诚斜披着马褂从店门内几步抢了出来,一边拉着燕月中的手,一边轻轻掸打着燕月中身上的雪:“今早喜鹊噪,中午先生到。先生大驾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

《上江盐号》情节预览:

文章描写细腻,情节丰富,富有感染力

  季永诚接过书稿用指头放在嘴里蘸起口水一页一页的翻看起来,燕月中也不再言语,端起茶杯细细的品着泡好的茶水。为打发沉闷,燕月中随手拿起旁边被卷成一团的报纸铺展开来,这是前日的重庆日报,头版头条赫然用黑体字印着硕大的标题:****通电全国瑞金建都,红色苏维埃分裂中华。燕月中眉头紧皱,长长的叹了一口气:“老弟,这新闻你应该看多遍了吧,你对这事作何感想呢?”

  季永诚似乎明白了什么,又似乎没明白什么的把手放在脑后挠了几下,仿佛还是没想明白,谦恭的也站在窗前对燕月中一鞠躬:“永诚实在愚钝,还请先生不吝赐教。”燕月中将手中烟头掐灭丢放在烟盒里,拉着季永诚的手回到座位重新坐下:“赐教二字,那是不敢,只是愚兄有一些自己的想法罢了。”

  “哦!北月中,南行知。没想到先生去拜访了行知先生,那行知先生怎么说?”季永诚知道这样一来,燕月中一定是在晓庄筹划了比较好的解决办法,不由得眉飞色舞的追问起燕月中来。

  季永诚掐灭手里的烟头朝地上一丢,用手理了理长衫皱褶的地方,正色的对着燕月中说:“永诚虽不才,但也还读过几本圣贤之书,明了一些家国大义,只要先生需要,永诚定能效犬马之劳。”

  燕月中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没有理会季永诚在说什么,在沉吟半饷后,站起身来另外找了一张西式沙发重新坐了下来,手肘支在沙发扶手上托着下巴,眼睛望着窗外几只麻雀叽喳着在半空翻滚:“我国的大患在于大字不识的平民四大病,曰贫、曰愚、曰弱、曰私。因穷困而不愿送子弟就学,因不识科学而日益蠢笨,因蠢笨而不愿健体魄强见识,因无见识而自私不愿去探究真理,只顾着眼前利益而相互倾轧。”季永诚掏出烟盒抽出一支递给燕月中,燕月中摆了摆手示意不想抽,季永诚只好放在自己嘴里点着了火,一股烟雾喷出:“先生说了这么多,那该怎么办?”

  “那我就不客气了。”燕月中打开黄棕色皮包的搭扣,从里面抽出一叠装订好的油印书稿出来,双手倒置隔桌递向季永诚:“愚兄这次从京溯江回重庆,不为别的,就单单只为这书而来。还请老弟你多多指点一二。”

  “先生,这帮人附骨国民党已然无望,现在已经开始明目张胆的分裂国家民族了,你觉着我们应该怎么做才能对得住自己这点微薄的良心呢?”季永诚从烟盒里又抽出一支烟含在嘴里,用快抽尽的烟头点着了继续喷出烟雾。

  “管子有言:无恒产者无恒心。而这联共在各国招揽的均是所谓无产阶级,何为无产阶级,就是管子所说那既没有恒产,更无恒心之人。这类人为了追逐眼前的利益可以出卖祖宗,可以出卖子孙,可以出卖灵魂。试问,连灵魂都没有的人何来对家国天下的义责呢?”燕月中抬起茶碗,将里面的茶水仰脖一饮而尽:“正是这些人为了像联共布那样打家劫舍不用劳作就能获得不义之财,于是便纷纷去参加他们举办的各色类等的培训班,并获取资金回到国内继续蒙骗无知的贫民走向造反。”

  “我这次来重庆,除了来见你以外,去拜访陆为福也是我的行程之一。也罢,拣日子不如撞日子,永诚啊,你这就带我去见陆为福,我给他送礼物去。”燕月中站起身走到季永诚旁边,搂着季永诚的肩膀朝着楼下走去。

  “对对对,就是他。”季永诚见燕月中提到了陆为福的名字,顿时知道这件事情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局,不由得高兴了许多。

  燕月中从凳子上端过茶碗,微微掀起盖子放在鼻下左右闻了闻香气,轻呷一口茶水微闭着眼睛品味一番:“嗯,山泉水泡的雨前茶,好茶好茶。”季永诚紧张的脸色顿时舒缓了许多,站起身在靠墙博物架上取下一个陶土罐子,小心的抱着递给燕月中手中:“先生既然喜欢,我这还有一罐上好的,先生就莫要推辞。”

  “哎呀!这莫不是燕月中燕大先生吗?”得到山虎通报的季永诚斜披着马褂从店门内几步抢了出来,一边拉着燕月中的手,一边轻轻掸打着燕月中身上的雪:“今早喜鹊噪,中午先生到。先生大驾光临,真是令寒舍蓬荜生辉。”

  “另外,先生,一会我带你去见一个人,他以前是川报的主笔,一直也是主张教育救国,开办过通俗教育活动,只是后来由于二刘争川,不幸夭折。所以才萌生实业救国之心,因此便投笔从商,开办了好几个公司。”季永诚一边介绍陆为福的过去,一边观察着燕月中的神情,希望能在先生那里获得肯定。“嗯,我应该知道你说的是谁,是不是民生公司的陆为福陆老板?”

  “欧战的时候,我们有20万华工到比利时和法国战地去做工,既不会外国的语言,又不明白别人的风土人情。尽管辛苦去挖壕沟、造枪炮、修铁路,生活还是困苦异常。鉴于此等情状,北美青年会的同仁实在不忍我族同胞如此受人欺凌,于是便筹集巨款,创办了驻法华工青年会,并又在美国大学招募中国留学生牺牲一切,冒险奔赴欧洲去为那些在法国受苦吃亏的工界同胞服务。你是不知道,因为我在比法的同胞十之八九大字不识,所以我们在教育上特别的注意,每晚都安排有讲演,并开设汉文班,以资求得我同族之人日进一步。他们虽是白日辛苦做工,然而每晚仍然不辞辛劳的去各营听课学习,夜夜不断,甚至有人为了求上进不吃饭也要赶来上课。你说有这样的国民,若善加引导,民何愁不富,国何愁不强。只是没想到啊没想到……”燕月中端起茶杯一口猛喝下去,呛得茶水喷在衣襟和桌子上,他一边胀红着脸不断咳嗽,一边双手乱摇的擦拭。

  “先生,请喝茶。”二楼会客室,季永诚也顾不得寒暄,親手拿起小几上洗净的三才碗撮上一撮雀舌,续上开水端放在燕月中右手边的小凳上:“先生几时到的重庆,不知这次是打算小住还是长居?”

  “也没什么了,还是我以前的那想法,就是全国范围内寻找有识之士共同创办平民学校。只是这次和行知先生的长谈让我有了更加明确的方案罢了。我的主张是平民主要就是可谓文盲的农民,我们这学校的学生首先就应该是农民,先延请各类的先生教导他们识字,并实施以生计、文艺、卫生、公民这四大类主要教育,以培养出他们的知识力、生产力、强健力和团结之力,以资求得造就新民。同时用这新民的力量在乡村基本实现政治、教育、经济、自卫、卫生和礼俗这六大类别的整体建设。”言及于此,燕月中的眉头开始逐次的舒展开来,踌躇万千的看着季永诚哂笑了一下。

  正中开间门口,两边砖柱上悬挂着店招楹联:胶鬲举江湖恒宽制二论推盐之重,夷吾煮山海伊尹调五味以咸为尊。中年男子顾不得漫天飘飞的雪花,立在马路中间煞有滋味的一边吟哦一边摇头:“这对联尽管用典不错,终究还是没能明了平仄对仗,也算不得上等之作,难为季大当家的了。”

  燕月中左手扣在小几上,食指带着频率的敲击着木板发出咔咔的声音:“我前月从定州南下的时候去了一次晓庄,见着了行知先生,和他促膝畅谈了三天,感慨良多啊。”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