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大明宫首辅小说

大明宫首辅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郜乐乐

时间:2021-04-06

小说简介

一个心存天下却屡受被排挤沉重打击的有志青年。一个忧国忧家的好丈夫,面对自己昏庸无能皇帝避无可避怎奈。东林党人太监魏忠贤大权朝政,惨害文武大臣祸国殃民。好宰相身在危境和奸臣斗斗智斗勇勇,几次告老还乡不成,他将何去何从?……从他二十多岁考中秀才一来至今升学入仕无望。前年死了贤妻,守孝期满仍没有从悲叹中解脱,在亲人和老娘苦劝之下才又托媒人娶了一门亲。听说小娘子是县城外井户人家的千金小姐,芳龄十八九岁,却也是琴诗书画识的文字读的起书绣的一手好刺绣。如今是叶朝荣大喜之日,他早就把辈伤抛到了九霄云外,高高兴兴迎亲纳客了。今天他起了个大早,天还没亮把自已收拾干净,打扮的漂漂亮亮。看上去人很是精神也潇洒,身着大红礼袍,胸戴红花,头戴红帽。站在自家大院门前躬迎四方来客,脸上总是堆着笑。叶家大院内外披红挂彩,鞭炮雷鸣,锣鼓喧天,好不热闹!守在身后的大管家不时的高喊:“本县刘县丞带贺喜随礼一箱,绢布三卷。”。……

《大明宫首辅》情节预览:

  “是我,不认识了么?”小娘子嘻嘻一笑走出假山石,摇晃着身子:“这么早出来就为了这个呀?爹娘都在家等你吃饭呢!”

  “出啥事情了,哪有痛了?”小娘子坐正身子:“吓着官人了吧,刚才有什么东西扎了我一下。好似衣带上的玉珠什么的,凉凉圆圆的。”听到这里,叶朝荣才哦了一声,长舒了一口气,才又想起什么,身上的新婚礼服还没脱下呢!他脱了红礼袍,摘去礼帽,胸花摘去玉带玉佩,端端正正的坐在娘子眼前。小娘子对他嘻嘻一笑,用手指弹了他脑门一下:“你真想做我学生呀,好吧,那我出题了。咱们先来对一个联子,我出上联,你对下联,如果对的好,就是你过关了!”

  回归的路上,轿夫们唱着迎新歌,快步向前走着。直到中午迎亲花轿入了县城!又是一阵吹吹打打的鼓乐声,花轿停在了叶家堂屋门前,年轻的伴娘上前掀起轿帘将新娘搀下轿来,傧相上前赞礼,宾客们向新郎新娘身上散花。拜堂的大屋子摆着长案,上面摆着红蜡烛,香柱,真个是香烟缭绕,红烛高烧,亲朋好友,职司人员各就各位,傧相二人开始赞礼。在三拜之后,新郎挽着新娘进了洞房。送走宾客,新郎快步走入洞房对着新娘拜了几拜,说道:“小娘子,你可安好?”问话之间,听的一声娇嘀嘀之声:“哼,不好,你怎这么晚才回来,让奴家等的好苦!”叶朝荣嘻嘻一笑:“来客众多,迎来送往担搁了许多时间,莫怪,莫怪,咱来看小娘子了?让官人瞧瞧小娘子花容月貌”说到这里便伸手揭开新娘子红盖头,四目对视一瞬间二人无不愣了,新郎发愣是自已娶到了年轻貌美的姑娘。新娘发愣,想不到眼前的郎君却是个长相厚实而且上了年纪的汉子。哪象一位二十多岁的小哥,站在眼前的明明是位中年汉子呀,看上去和自已的父亲都差不多了呢!二个人就这么呆立着谁也不说话。

  “你们几个守着轿子就在那儿等我回来吧。要是饿了,就在店里买光饼吃。不得随意走动”听了她的话,几个轿夫连忙点头称点,一个说道:“少奶奶放心吧。小的们就在这里守着!”井巧儿让丫环从锦包里取了铜钱每人分了几枚给了轿夫们。轿夫们接过铜钱甚是感激,几个人把轿子放到槐树下一个个就坐到石栏上面去了。井巧儿带着丫环很快来到了城隍巷的庙堂,这里善男信女,拜佛上香者不计其数。在城隍庙北路即是百家小店铺,叫卖声不绝,人来车往,还有需猴卖艺的!二人很快到了一家杂铺店,店里小伙计见来了客,忙抬高了声音喊:“欢迎贵客光临!”井巧儿上下打量了一下店里,木制货架上,柜台上摆满了布头,针线,各种手工工具,还有萝筐,镜子,油灯,铁盆!井巧儿嘻嘻一笑:“给我拿一包麻绵线和粗布,在拿几根针!”“小伙计听了她的话从货架上取出一包线,又从木匣里取出几根型号大小不一的铁针,又丈量了三尺蓝布和几尺白布!井巧儿让丫环付了钱收了针线布头二人正要往外走,那小伙计却又问道:“小娘子可是刚过门的新媳妇?”

  “好好,你开始出题吧。”叶朝荣信心十足的样子,心想小娘子也没读过什么书,肚里的墨水也不会多到哪里!哪里想到小娘子出口成章,张口就来。小娘子道:“出其东门,有女如云。下一句是什么?”这句子还是让叶朝荣想了又想,思虑了半天才又说出下一句:“虽则如云,匪我思存。”

  “我已是出门的老闺女了,以后改叫我叶夫人就行了。”

  “想你呗,一早就不见了新郎官。我还担心着是不是被野狗给吃了去,呵呵,想不到却在这里自玩自乐。昨夜教你的诗歌忘了么?”“娘子有些责怪了,岂敢游手好闲,贪图享受。想我人到中年,如果还不努力,怕是一生无所作为了!何以情对娘子,回报老娘养肓之恩!”

  “出其音者,有女如茶”“出则如茶,匪我思且”见新郎官对答如流,小娘子不住的点头,笑道:

  “不知道呢?”

  “是么,那你真的学会了?那我考考你吧。”“行,你说吧。想考问我什么?”小娘子在黑暗里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左思右想,叶朝荣半天不见她吱声还以为她睡着了。也就翻个身想睡去,但没过多久,他就被推醒,小娘子一把搂住了他,把他扳过身来,说:我想好了,你也想好了么?这些天忙里忙外,所学文章差不多忘了吧?”叶朝荣感觉小娘子好有趣,也没了睡意,笑着道:“呵呵,怎么会呢?不会忘的,不会忘的!”“哼,我才不信呢。”“你不信,你要怎样才好啊?”“这样吧,我出几个题目考考你,如果对答如流,就算你过关了。”听到这里,叶朝荣呵呵一笑:“想必娘子也会作文章,那好吧,你出题,我作答!”就在他一动身的时候,听的小娘子哎哟了一声:

  小娘子见问忙点了一下头:“睡的好呢,还和相公对诗答题呢!”“你也知书作文章?不是说,女人无才便是德么?识字懂文的女人不多呀。我这把老骨头了,快要入土的人啦。想我儿都四十多了,还膝下无子半女,俺们就指望你给叶家添香火了,早早抱上孙子了却我们的心愿。”

  “娘,都说二老是知书达礼之人,开明之家。我也是过门的媳妇,不是守家的黄花闺女,怕啥哩!”听她一席话,老太太也是心知肚明,呵呵一笑:“我也老了,不中用了。叶家以后就靠你们小俩口了,去吧,去吧。路上小心,来呀,给少奶奶备钱备轿!”门外有家丁回应了一声,小娘子道了谢对老夫人道:“那我走了,娘在家里歇着吧!”“哎,去吧。多带些银子!”

  “放心吧,我是如何也不辜负娘子的期盼。定会好好读书,给我叶家族辈争取功名!”“听说你学识八斗,聪明过人。我有些不信哩!”“呵呵,那是我小时候的事情。父亲不肯让我读书,我就偷偷的去学,跑学堂进私塾,就趴在墙外偷听。”

  “痛死我了!”小娘子这么一叫,惊的叶朝荣忙翻身坐正身子,把小娘子扶起来,问:

  “好,少奶奶请上轿”几个人抬着小娘子打道回府。此时日落西山,天已放黑!

  “多谢任大人抬爱。正堂有请,有请。”叶秀荣一脸的笑容不停的打着手势。任知县看了看了他:“那你先忙着吧,我去后堂屋拜见一下老夫人。”任知县笑呵呵的跨进了大院走向后堂层!前来贺喜的亲朋好友越来越多,叶朝荣也忙的前后团团乱转。不时向前来的贺喜之宾拱手相迎,一时高朋满坐。看看时辰差不多到了,一脸堆笑的媒婆就笑呵呵的跑过来了,她说道:

  “任知县携金十两,布绢二十丈随礼贺喜”听说本县任知县也来随礼贺喜,这让叶朝荣心里高兴不已。心想这县老爷如此看重本县学子甚感欣慰。

  “在,在,还在练剑呢!”小娘子入了园子,听的一片梅树林里传来舞剑的声音。她快步走了过去,过了一个小石桥,透过林子看到一个满头大汗的上下飞舞,练的好不快活。小娘子又怕惊忧了他,躲藏在一个假山石后,从地上摸过一个小石块扔了过去。那小石子呼的一声砸中枝叶,一片叶子落在地上,惊的叶朝荣忙收住脚收住剑喝问道:“谁呀,快出来!”

  小娘子看几个家人在清扫院落,她停下脚步又问:“咱那个当家人呢?”“回少奶奶的话,老爷一早就去后园了。”“后园,在哪里?带我过去看看”“少奶奶吃了早餐在去也不迟!老奶奶还在西厢房候着呢?”

  门外的灯光如月透过红色纱帐,看着小娘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叶朝荣禁不住又笑了起来,这才想起什么,他上下打量娘子,看的娘子大睁着双眼不知所措,以为发生了什么事,看看自已身上也没什么呀?又用手摸了摸自已身上也没什么出格的事,她瞪了一眼叶朝荣:“你干么这样看着我呀?我有那么好看么,我怎么了,我不是已经不哭了么,看我就似看贼?”

更多

章节目录


大明宫是哪个朝代的  大明宫集团领导名单  大明宫中学怎么样  大明宫小学怎么样  大明宫怎么被毁坏的  大明宫在哪里  大明宫平面图  大明宫传奇  大明宫首辅小说强娶豪夺  大明宫首辅小说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