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阴阳道士之胡图自传小说

阴阳道士之胡图自传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灵异

作者:道士先生

时间:2021-04-08

小说简介

我写这个《阴阳道士之胡图自传》的目的是我想把我更年轻时的记忆都写出,怕我老的时候忘了,也想让世人明白,这个世界原来是真的有像我们这样的一些人,善与恶,人与鬼,本就也没分别为1……  天初一直贯彻执行着自己的正义,生擒蛇神鬼怪,帮组冤魂可我心愿,生我生下来就只有老爸这一号亲人,老妈在我脑子里也没有一点概念,因为从未谋面的老妈在生我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老爸全国各地到处跑,至今为止他每次出去我都不知道干什么,在十三岁的时候才知道老爸居然还是一名茅山道士,老爸一般两个月左右会打一个电话,平均3个月我都会收到一个信封,里边都会有1000块,里边没有任何要给我说的话。所以说我完全是放养的。。……

《阴阳道士之胡图自传》情节预览:

  又磨磨唧唧的走到老爸的书桌,一屁股坐在椅子上,看着老爸的书架上摆了几本书,《生存之道》、《三国演义》,

  我生下来就只有老爸这一号亲人,老妈在我脑子里也没有一点概念,因为从未谋面的老妈在生我的时候就难产去世了。老爸全国各地到处跑,至今为止他每次出去我都不知道干什么,在十三岁的时候才知道老爸居然还是一名茅山道士,老爸一般两个月左右会打一个电话,平均3个月我都会收到一个信封,里边都会有1000块,里边没有任何要给我说的话。所以说我完全是放养的。

  老爸为什么来这个村子?当时到底发生了些什么?

  老爸可能突然想到里边还有那本经典之作《茶余饭后》,老脸一红,干咳了两下说道:“嗯,儿子,其实这事我是想永远都不让你知道的,既然你看到了,我也不妨告诉你,我除了平时表面上出去跑跑业务除外也是一名茅山道士,帮人看看风水算算挂啥的”。

  “从胡老弟十几年前刚搬到咱们村的时候我就知道你会些道术啥的”李伯伯说着边看向我又看向我老爸,我老爸点了点头,李伯伯继续说道:“所以我连忙给你写了封信,想让你看看,能不能看出些什么来”说着就是噗通一跪,正要磕头呢,老爸连忙拉起李伯伯,老爸貌似劲儿很大,直接把李伯伯给提了起来放到椅子上,一点不夸张,我有点吃惊的看着老爸。老爸说道:“李老哥,看你说的,乡里乡亲的,我长时间不在家,胡图也一直靠着村里人照顾,这忙要是我能办的我肯定帮。”说的非常大义凛然,我暗暗心惊,看着老爸有些瘦弱的身影慢慢有些伟岸。

  李大脑袋把怀里的馒头拿出来,里边加的是猪肉白菜粉条,可把我开心坏了,对着李大脑袋竖起了大拇指说:“够兄弟!”李大脑袋憨憨的笑着,因为打电玩的钱大部分可都是我掏的,所以李大脑袋笑呵呵的看着我狼吞虎咽的吃着,自己却不断的舔嘴唇,毕竟那个年代可不是顿顿有肉的,估摸着李大脑袋没怎么吃全留给我了,被他看的有些不好意思,我挑出了两块肉给他,哈哈,两个人在欢声笑语中吃了午饭,和李大脑袋晃悠了一下午,我也得回家了。

  我话也没回,仰头继续睡觉,随手拿被子把脑袋也盖上了。

  老爸突然侧头凝视着我,我被看毛了,起身说道“行了,老爸,你别一直瞒着我了,你床头夹层的盒子里的东西我全都看到了”。

  老爸快速的绑好了,居然最后系了个蝴蝶结~扑街~

  “没事,老爸这不好好的吗?哈哈,前两天你李伯伯给我写信说有点事我就回来了”老爸爽朗的笑着说道。

  发现里边有两本古朴书籍,还有3张黄色的符纸,用红色的不知道什么东西写着“赦”什么的,不知道干嘛的。这两本古朴的书籍分别是《茅山道法基础篇》《茅山禁法篇》。

  “老爸,你没事把?”我弱弱的问道。

  李大脑袋说“图子,李福贵家的闺女李香死了,死的挺惨的,全身都是血,身上没有完好的地方。。。还有,,那个,,”李大脑袋说着说着有点结巴了。

  刚电玩兴起的时候,我和我的发小儿李大脑袋也是这里的常客,成天泡电玩吧,李大脑袋全名叫李晨,外号完全是因为外形而起的,是的,脑袋大!

  过了会儿,李伯伯继续道:“是李永富的那口子先发现的,当时村里不少人都看到了,我们也报了警,警察来了,把那片都封了,有的新警员看到香儿的尸体都吐了,尸检的时候发现香儿尸体没有了心脏,周围又没有发现任何的踪迹或者凶器什么的,警察也无可奈何,立案了,说会追查的,但是一无所获怎么查啊?我怎么都感觉不对。

  想想没多久就要开学了,光和李大脑袋电玩吧厮混了,暑假作业都没做完!

  老爸全名叫胡俊,35岁了,但是显的像二十七八岁的人,瓜子脸,小平头,但是现在看他面容有些憔悴。

  躺在床上心情慢慢的平复下来,静静的想着,刚才到底是怎么回事?那俩大红灯笼似的红点到底是什么?什么都没发生怎么可能平时牛逼的不行的大黑狗被吓破了狗胆?怎么想都想不明白,心想算了,睡觉吧。你们可别说我胆子小,那谁见了一些不可思议的事儿不害怕啊?我平时胆子都挺大,唯一就是这种怎么都解释不清的事儿,

  “艹”我爆喊了一句,躺在地上,双手捂住脑袋,疼的要命,眼泪儿都挤出来几滴,过了会儿,稍微缓过来了,我慢慢睁开眼,斜着看到老爸床头下面的夹层居然有个木盒子,我一手捂着脑袋爬了过去,伸出手把盒子抱了出来。

  老爸突然惊声说道:“不好,李老哥,快去准备10米左右的麻绳,一盆公鸡血,快去!”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