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灵异 > 红尘鬼恋小说

红尘鬼恋

标签:

状态:完结

类别:灵异

作者:无妄之惭

时间:2021-06-07

小说简介

本书由多个凄怨感人至深的人鬼之恋故事所组成,每个故事都有几十万字,也希望能你们能不喜欢。 红尘鬼恋以及最新章节深度阅读直接下载-爱阅小说网顿时,王文海就吃了一惊,顾不上许多,猛地睁开眼看将过去,要知道,方才,自己进着洗澡间时,整个房间里就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怎么自己会模到一个女人的手呢?要么就是自己的触觉出了问题,要么就是自己遇见鬼了,并且,后者的可能性还很大,只是,映入眼帘的,是一面贴了磁砖的墙,还有就是一个洗手盆,一个水龙头,再有就是两条毛巾挂在墙面上,除了这些,没有任何其它别的物事,哪有什么女人的存在,更别说看见女人的手了,“这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说,真得是自己的感觉出错了?这怎么可能?自己今晚可没有喝过酒的!”也就在此时,突然间,热水器里又开始流出了热水来。。……

《红尘鬼恋》情节预览:

  然而,就当王文海的话音刚落,突然间,天地间刮起了大风,原本万里无云的天空,此时也变得阴沉起来,风真得很大,那些花草都被刮得七零八落了,让原本风景怡人的山谷,变成了满目殇夷,也就在此时,突然间,在王文海和殷诗韵中间多出了一个人来,不对,应该不是人,因为,那是一个满身被黑色风衣包裹着的,正是昨晚,王文海再三楼,在殷诗韵门前见到过的,那个也不知是不是死神的那个可怕的鬼魂,此时的它,正双手紧紧抓住了殷诗韵,并且,带着她离去,看到这,王文海忍不住打声叫道,“不要!你这混蛋,我不准你带走殷诗韵!”说着,王文海赶紧要上前,可是,不知为什么,王文海法现,自己竟然不能动弹了,就好象被定住了一般,只能眼睁睁看着殷诗韵慢慢离去。

  在迷惑解中,王文海洗好了热水澡,也许是一惊一乍的缘故,王文海感觉身心很是疲倦不堪,很快,他就倒在了床上,并且,很快就进入了梦乡,做了一个他期待已久的梦,在一个百花齐放的山谷,王文海竟然看见殷诗韵流连在花丛间,穿着一身绿旗袍,让她比百花还要娇艳,只是,殷诗韵的眼中闪过了淡淡地悲哀,并且,在她的嘴里,竟然道出了伤感的话语,“风回小院庭芜绿,柳眼春相续。凭阑半日独无言,依旧竹声新月似当年。笙歌未散尊前在,池面冰初解。烛明香暗画楼深,满鬓清霜残雪思难任。”王文海自小就比较喜欢古典文学,所以,很快,他就听出,这首词正是后唐李煜后期的作品《虞美人》,这是一首抒写伤春怀旧之情的作品。从全词看,充满着往事不堪回首的怨愁情思,应是李煜后期的作品,故也有人称其为是后主绝命词第二首。此词追昔抚今,在对生机盎然、勃勃向上的春景中寄寓了作者的深沉怨痛,在对往昔的依恋怀念中也蕴含了作者不堪承受的痛悔之情。李煜,五代十国时南唐国君,961年-975年在位,字重光,初名从嘉,号钟隐、莲峰居士。汉族,彭城(今江苏徐州)人。南唐元宗李璟第六子,于宋建隆二年(961年)继位,史称李后主。开宝八年,宋军破南唐都城,李煜降宋,被俘至汴京,封为右千牛卫上将军、违命侯。后因作感怀故国的名词《虞美人》而被宋太宗毒死。李煜虽不通政治,但其艺术才华却非凡。精书法,善绘画,通音律,诗和文均有一定造诣,尤以词的成就最高。千古杰作《虞美人》、《浪淘沙》、《乌夜啼》等词。在政治上失败的李煜,却在词坛上留下了不朽的篇章,被称为“千古词帝”。

  王文海是某公司的业务员,三十好几的年纪,但还是单身,且说这一晚,王文海拖着疲倦的身子往住处赶,他在一个住宅小区租了一个房间,在四楼,他所在的那栋楼有二十多层,装有两部电梯,不过,因为自己住在四楼,再加上,用电梯的人不少,所以,王文海很少会去用电梯,爬爬楼梯锻炼一下身体也不错,因为晚上参加了一个饭局,来到楼前时,已是晚上十二点多了,和往常一样,没有去坐电梯,而是徒步爬楼梯,当他爬到三楼时,忍不住有了怪怪的感觉,四周静悄悄的,静得有些不大正常,因为,几乎静得连自己的脚步声都听不见了,并且,此时可是夏季,就算是在晚上十二点多,也是有点热的,但是此时,王文海却感觉,身上传来了森森寒意,这寒冷,好象不是来自外界,而是发自内心的阴寒,这可是之前从未遇见过的事,所以,很快,他的脸色就变了,变得苍白一片,“该,该不是有脏东西要现身了吧!”对于鬼魂之说,他向来是半信半疑的,毕竟鬼魂的故事,都是道听途说来的,没有人亲身体验过,不过,在这世间,还真是有不少事是无法用科学来解释的。此时,他正站在三楼通往四楼的楼梯口处,在一旁,相距不远就是三楼的一家住户的房门,若是在往日,走到这里,王文海一定会故意滞留一段时间的,三楼住着四户人家,其他三户他不知道,也不想去知道,而最靠近楼梯口的这家,却是王文海每次路经时,都要故意滞留一段时间的根本原因所在;这家住户,里面只有母女两人,王文海搬来这里的第二天,下楼梯,就是在这里,遇见了也是赶着上班的女主人,顿时,他就被那女孩的美貌给吸引住了,高挑的身材,一头飘扬的长发,再加上绝美的容颜和玉脂般的肌肤,无一不让王文海陷入痴迷之中,并且心生了一见钟情的冲动,当时,那女孩只是对他一笑,并没有任何的不快,也许这是一个好的开始,但他希望有更好的继续,后来,多方打听,王文海才知道,那个女孩叫殷诗韵,在市里一知名的企业做高级文员,只是,听说该企业的老板的花花公子看上了她,并且,殷诗韵似乎也有那个意思,因为,据说,殷诗韵和她母亲所住的这房子就是那花花公子给买的,在打听到这个消息后,王文海整个人都懵了,也沮丧至极,为什么,自己好不容易遇见的心动的女孩竟然是名花有主了呢?难道说,天下的白菜都被猪给拱了吗?虽然,明知道殷诗韵是名花有主了,但是,王文海还是不能忘得了,因为,她是他遇见的,第一个,让他这么心动的女孩,尤其是忘不了她的那一笑,很是甜美,也带着少许的娇羞,还有就是一丝的嗔,所以,也正是这个原因,王文海每次经过这里时,都会故意停留一段时间,希望能见到她,更希望能看见她的笑容,还别说,他几乎每天都遇见了,只是,几个月来,因为内向的缘故,王文海不敢主动上前搭话,殷诗韵好象也很害羞,也没和他打过招呼,就这样,他在这栋楼住了几个月,竟然没和她说上一句话,这也是他最遗憾的事。今晚,王文海再次经过这里,只是却遭遇了如此古怪的事,仿佛,空气的温度骤然降低了不少,让他的身上不由自主起了不少的鸡皮疙瘩,不过,下意识地,王文海还是看向了那扇门,这一看可坏了,原来,王文海看见,在殷诗韵家的门前,竟然站着一个人,一身的黑衣,好象是风衣,可够大的,已是将那人整个身体都包裹在其中了,就连头也被那风帽给遮住了,根本就看不清那人是什么模样,也就在此时,突然间,在廊道顶部的吊顶灯的灯光变得暗淡起来,四周的一切景物都变得模糊不清了,连着那个站在殷韵馨门前的那黑衣人也变得模糊不清了,顿时,王文海就吓坏了,尖叫着,就要跑,然而,也就在此时,那个黑衣人转过了头来,这一转头来,王文海差点就没被吓晕过去,没命地往四楼跑去,速度之快,就连她自己都感觉很是震惊的,那是恐惧到了极致的缘故,原来,王文海看见,那个黑衣人的风帽里面,竟然什么都没有,空空如也,这哪里是人,根本就是传说中的鬼,很有可能还是恶鬼。回到住处,王文海打开了房间里所有的灯,一屁股坐在一张椅子上,身子不由自主地抖动个不停起来,就好象打摆子一样,脑海里禁不住回想这方才的那一幕可怕的场景,暗自想道,那黑衣人,很有可能是一只鬼,并且,很象是传说中西方的死神的模样,传说中的西方死神,是一个全身披着黑色的大袍,头上也是被大袍上的帽子遮住的,从来没有在任何人的面前露出过自己的脸,只有两只闪着红光的眼睛。手上永远拿着一把巨大的镰刀,镰刀就是来要你的命的,只是,有一点出入,那就是,那黑衣鬼,手中并没有拿着什么巨大的镰刀,并且,也没有看见有两只闪着红光的眼睛,也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在椅子上坐了好一会,心情才慢慢平复了下来,这才发觉,全身上下,已是冷汗淋漓了,就好象是掉进了水里一般,连头发都是湿湿的,又待了已会,这才起身往洗浴间走去,他这是准备去洗上一个热水澡,以恢复方才的紧张的心情,很快,电热水器里流出的温暖的水淋在了他的身上,有着说不出的舒畅和惬意,这也让之前的恐惧的心理减轻了不少,心态一平复下来,身体也自然充斥着活力,接下来,王文海便在湿的头发上了洗发水,先是干洗头发一会,然后准备用水去冲时,突然间,热水器里的水停了,没有一丝的水流下来,“不会吧!才不过几分钟,怎么就没水了呢?该不会是小区里今晚停水吧,但这可能吗?没办法,王文海伸出一只手,准备找一条毛巾擦试一下眼睛的,因为,此时,他的眼睛好象是被洗发水给迷住了眼,然后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很快,他的左手没有模到毛巾,而是抓住了一只手,很是柔软,滑腻,好象是女子的手一般,并且,还是年轻女子的手......

  在大叫声中,王文海醒了过来,这才发现,方才的一切,都只不过是一场梦而已,也好在是一场梦,只是,全身上下都是冷汗淋漓了,看看时间,已是早上六点多钟了,赶紧起身,他这是准备再去洗个澡,再洗漱一番,之后,也许就要去上班了,来到洗浴间,正想打开热水器,无意中,在洗手盆的边缘,王文海看见了一个物事,顿时,他就目瞪口呆起来,只是,眼中闪过了不少的惊喜的表情,原来,那个物事是一个发夹,一个上面镶有钻石的蝴蝶夹,这还不是让他最震惊的,让他最惊喜的是,因为,他曾无数次看到过这个发夹,是在殷诗韵的头发上,可是,殷诗韵头发上的发夹,怎么回到了自己的洗浴室里了呢?记得,昨天晚上,洗澡时,都没有看见过的,为什么,今天一大早,就会出现在这里呢?

  想不到,在这风景迷人的山谷,殷诗韵竟然会吟诵这么伤感的词,也不知道,她的心里有着什么伤心之事?想到这,王文海忍不住走向前去,此时的殷诗韵正静静地站在离他不远的前方,眼睛呆呆地看着眼前的美丽的花朵,“殷诗韵小姐!真是凑巧,我们竟然会在这里相遇,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会吟诵这么伤感的词呢?在这么好的风景前,是不是有些大煞风景了?”“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就好象这些美丽的花一样,此时,它们是美艳动人,但是,也许,过不了多久,他们就会凋落的,我们人类又何尝不是如此,年轻时的一切美好,都不过是过眼烟云,过后,就会和这些花一样,会凋谢的!”“哦!你是在为这伤心呀,呵呵!那你也太过杞人忧天了,我们人类的生命在浩瀚的宇宙中的确是算不得什么,但是,我们却拥有着浩浩宇宙不具有的情感,所以,即便生命短暂,但是,我们却是有着无比丰富的情感,也让我们短暂的人生丰富多彩!”“话虽如此,但是,世间很多事,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般,不然,世间,怎么会有那么多的令人断肠的事情发生呢?”“殷诗韵小姐,不知道,你究竟遇到了什么样悲催的事?不然,你也不会有着样的感慨,不知道,你能否说与我听呢?”王文海忍不住问道。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灵异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