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11章 贴身犯人难以接近小说

第11章 贴身犯人难以接近

来源:人人阅读 时间:2021-01-14 14:02:22
重案重启状态:连载中作者:无怨全文阅读

详细解析近二十年间警方界定的数起重案、特案,被逐一平反昭雪的真实的内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网在撤退,案犯没处逃!缉拿组,讲诉一名普普通通办案民警刑事拘留冤假所谓揪案组,工作职责分两种。。

重案重启 精彩章节

我并不专业。

只是在警校的时候有所涉猎。

捣鼓了一个多小时,时间接近十二点,勉强修复。

但我无法保证能否完全还原。

弄完,播放。

滋滋的电流声再度传来。

很模糊,就像是卡带了一样,断断续续的,只有隐约的一些字词的串联。

“你...做替罪羊...事成之后,让你们家...”

这是来自于一个机械般的声音,跟龚妈所说的一样,分不清男女性别。

紧接着,就是龚妈的声音:“你怎么...保证...事成之后,你们...真的...会兑现...”

“很简单,如果你们...做到了,那么我们这边...会在公安系统里...”

“公安系统?....意思是,你们内部有人策划...”

“这不是你所关心的问题,你只需要...”

“如果你不告诉我具体是哪个辖区的...我怎么知道...你有没有...”

“这跟辖区无关,只要我们稍微篡改罪证...龚小娥最终会被释放...”

话到这里,就是一连串的麻痹声音,再也没有其他。

我翻来覆去的敲打了半天,还是只听见这些字词。

且在我的操作中,似乎是损伤了录音笔的原始功能,导致本来听到的那些字词都开始含糊不清了。

看来没办法,想要彻底修复,还得需要专业的人才行。

可是我不敢拿回局里去弄,录音里面很明显了,人家公安系统内部,就是有人。

这龚妈也是比较聪明的,在仔细询问是所属哪个部门的,冤有头债有主,别到时候真的出了差错,没有人来承担这个责任。

而且,虽然字词很简短,但我毕竟是搞刑侦工作的,还是听到了一些猫腻。

就比如,对方所说的篡改罪证。

那么能够做到这个点的部门,非技术部门不可,利用有限的力量,创造无限的可能

这时候,我突然联想起来,当时在监控室,张运那儿看监控的时候,出入走廊的人群里面,虽然没有可疑人物,但是往常来监控室这边最少的部门,却是来的最多的。

技术部门。

意思就是说,我们局里的技术部,很有可能是这起案子牵连的重灾区。

“可是应该从何查起呢?”

说老实话,我还是个菜鸟,对于这些侦查方向和手段来说,跟经验警察比起来还是相差太远。

如今,老王头始终,替代他的,钱有政,通过这段时间的接触来看,还算是比较正派的。

最起码,他不应该被玷污,否则的话,这案子没法破。

作为领导,只要他稍微带偏,我们就不能够查出什么有用的线索来,就是徒劳。

一番踌躇之后,我决定第二天去了看守所后,跟钱有政说明今晚的事情,倒并不担心我自己的生命安全,管他什么牛鬼蛇神,想要我的命?那就来命来试试!

……

一夜无话,醒来。

其实我几乎就没怎么睡,心事太多,没心情。

第二天早早起床,洗漱完毕之后,接到了钱有政的电话。

一切他都打点好了,我以犯故意伤害罪,判处有期徒刑五年入狱。

我进入监狱后,会安排和陈友林隔壁监舍,而我进入的唯一目的,就是要搜取徐怀仁的有关信息。

可以利用在外面放风的时间和陈友林接触,但是就没必要藏着掖着的,见到陈友林之后,直接摊牌,问事儿。

本身我也同意。

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怕走漏风声,担心这陈友林又是下一个被灭口的对象。

而且这陈友林曾经多次在监狱中要求谈话却都被反驳了回去,通过钱有政那边查到的,是上头有人特地的将他给压了下来,所以只要我们队他许以一定的优厚条件,相信他应该会开口的。

在这里,钱有政也是比较信任我,我很感激。他说,在合理的范围内,只要这陈友林提出的要求,我都能应承下来,他相信我的临场发挥的能力,总之,为了能够顺利破获1030死婴大案,我们可以特殊情况特殊处理。

早上八点。

被警车带走。

除了负责看管我的狱警之外,没有人知道我的真实信息。

负责看押我的人,也是吹胡子瞪眼,一副要吃人的模样。

我也懒得搭理,径自闭目养神,早上十点半,到达外江第一监狱。

交付完毕。

看管我,也就是知道我身份的狱警,安排其他人走后,将我单独留在办公室。

要跟我说一些基本情况。

“李楠同志是吧?你好,我是这次专门协助你的狱警孙志。”

“好,那咱们废话不多说,你跟我说说现在情况怎么走。”

坐下来。

他给我介绍说。

我被关押的监舍是108,陈友林在109。

本来鉴于他的特殊身份,应该是有单独监狱的,但是监狱长却说得到了上头的指令,让他跟普通犯人关押在一起。

因为这陈友林在入狱前,是个雷厉风行的人,做事情之类的,曾经得罪了不少的人。

放到了普通监舍之后,被折磨得死去活来,几乎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痛不欲生。

现在他的心理防线非常脆弱,等下午两点,是放风时间,让我就趁这个机会和对方摊牌。

等谈妥了,下午五点左右将我送出监狱。

计划没毛病,我答谢过孙志,在他的安排下,进入108。

先委屈一下,在监舍待着,等到了时间点,就赶紧离开。

说老实话,我虽然是警察,但是监狱这还是第一次进,进入这里的,都是穷凶极恶的人,警官孙志说了,他会随时盯着我们这边,一旦有动向会立刻过来,可是真的进入到监舍之后,一种窒息的恐怖还是悄入心头。

监舍加上我四个人。

左右两边,两个上下铺。

我在左边的上铺位置。

我看了一眼,两个光头,一个瘦杆子。

一进来,他们的目光就跟盯到了猫鱼一样,两眼直放光。

让我自我介绍,还骂我为什么进门不知道规矩,拜码头。

我和气生财,不想惹是生非,统统按照他们的规矩做了,说老实话,真的耻辱。

说好话,赔笑脸,甚至还给洗内裤之类的,但是为了任务,我忍了。

后来,我散烟、散财之类的,总算跟他们打好了关系,其间孙志也过来协调,警告他们别乱来,这才让我的日子好过了些,一切都没问题了,我就躺床上坐等。

没多久,我就听见了隔壁监舍里惨叫的嗷嗷声。

虽然没有见过陈友林,但我也知道是他的声音。

好像在被揪着脑袋往栏杆撞,发出令人发杵的脆响,然后就是七零八落的拳打脚踢,总之,惨不忍睹。

但是狱警都没有来管,这让我很疑惑。

据我所知,这孙志就是个普通狱警,他没有多大的权利。

但是其他当班的,见到犯人被打,为什么不过来过问?

最让我无法理解的事情就是,如果这事情是被人默许的,那么陈友林被人打死了也没事儿,可偏偏总是打他,却不打死,这难道是要留给我的破案突破口吗?

对手没那么傻。

“这隔壁的,怎么天天都被打啊?”

我就随口一说。

因为关系搞得不错,这监舍貌似老大的光头佬吧唧一口烟, 风轻云淡的说道:“不懂规矩,不打他打谁啊?”

“哦,新人啊,新人不懂规矩...”

“呸,新人个锤子,老油条了。”那瘦子吐了口唾沫,说话的时候,脸上的横肉还在微微颤抖:“丫的以前就是个警察,老子以前就被他修理过,这种鸟蛋就应该揣死他!都进来几年了,几乎天天都被打,要说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具体原因,不懂规矩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我发现他们隔壁监舍的犯人,有点特别。”

“特别?怎么说...”

我刚问到这儿,另外一个小胖子,就是我们监舍最后一个人,这小子,自从我一进来,就一直打量我,尤其是孙志过来打招呼的时候,他还特别留神,两眼放光,似乎有很多的小心思,见到我发问,他咧嘴狐狸一般的笑道:“我说小子,你这进来,该不会是来刺探军情的吧?”

“啊?”

我一愣。

靠,我觉得我伪装的可以啊,这也能被发现?

但对方也仅仅是猜测,我就勉强镇定心绪,说道:“这不无聊吗?闲着也是闲着,就聊会儿天呗。”

哪知道他走过来,跟我交头接耳:“我虽然不知道你是什么身份,但我觉得,你应该能够帮助到我。看起来你对隔壁监舍很有兴趣,那这么着,我把我能知道的告诉你,但是你得帮我一个忙。”

我本来还想装糊涂的,怕对方有猫腻。结果他只想让我给他弄点儿烟酒啥的,我也就随便答应,他后来跟我说,隔壁监舍的犯人,明面上都是什么作奸犯科的,但是放风时间,从来都不跟其他的犯人交流,就是贴身的在陈友林身边,谁靠近准挨打,而且这些犯人看起来身材非常的高,就像是训练有素的军人一样,但是这种人每次打陈友林,偏偏又不下死手,还得让他活着。

另外,就是他们的伙食,陈友林的伙食跟猪食儿没区别,可这其他的三个犯人,伙食比狱警的还好,狱警见到他们也是恭恭敬敬的,从来不敢有什么坏话,另外,每次到夜里,都能够隐约的听见,他们似乎在盘问陈友林,让说什么,不说的话,就弄死他之类的话。

我擦。

没想到,这监狱里面还有这种猫腻。

如果小胖子的这种说法成立的话,那很显然,这几个犯人根本就不是犯人,而是来看管陈友林的。

那我想要放风的时间和他接近,似乎有些难度。

另外就是,他们貌似在逼着陈友林说出什么事情来,会不会...跟1030死婴大案有关?

……

重案重启状态:连载中作者:无怨全文阅读

详细解析近二十年间警方界定的数起重案、特案,被逐一平反昭雪的真实的内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网在撤退,案犯没处逃!缉拿组,讲诉一名普普通通办案民警刑事拘留冤假所谓揪案组,工作职责分两种。。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