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1章 畸形的活婴小说

第21章 畸形的活婴

来源:人人阅读 时间:2021-01-14 14:02:24
重案重启状态:连载中作者:无怨全文阅读

详细解析近二十年间警方界定的数起重案、特案,被逐一平反昭雪的真实的内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网在撤退,案犯没处逃!缉拿组,讲诉一名普普通通办案民警刑事拘留冤假所谓揪案组,工作职责分两种。。

重案重启 精彩章节

我曹。

我惊的眼珠子都差点儿掉下来了。

陈友林?

是他指使小梦去焚烧徐怀仁的排泄物的?

在我们侦破的思想里,毁掉排泄物的目的,是不希望我们追查出徐怀仁的死因。换言之,让徐怀仁死,就是不想揭开1030死婴大案的一幕。

可根据我们所掌握到的,这陈友林充其量就是一颗棋子而已,所以他并不是最后的主导,那么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我和陈冷霜一脸的不相信。

看来这小梦现在都还要做垂死挣扎,一开始对她的同情,瞬间换成了难以形容的愤怒。

可是这小梦似乎对我们的调查进展有所掌握,见到我们吃惊的样子,却是不慌不忙的说道:“我知道你们可能不相信,但这就是事实。他是通过写信联系我的,恩,也就是当时他在狱中。内容很简单,帮他做几个事情,第一,就是焚烧排泄物,第二,和曹振东勾搭关系,身子出卖身体,第三,一旦事情东窗事发,我就得死,这就是我要求你们不要阻拦我死的原因。”

“为什么?为什么让你这么做?”

“我不清楚。”

“等等。”

听到这里,陈冷霜似有所觉,问道:“那你凭什么帮他?难道他...掌握到你什么秘密吗?”

“也不尽然。”现在说开了,这小梦也不像之前说表现得那么的唯唯诺诺,反而很平静:“并不算是被掌握到秘密,而是我跟他的关系。我知道你们接下来要问我为什么要对那些孩子抱有愧疚,其实,是因为当年的1030死婴大案的孩子之中,有我和陈友林的,我不知道他跟那些人到底是什么交易,但是一定要杀死所有的孩子,这算是我自己做的孽...”

“什么?!”

果然这两者之间有联系。

不过现在信息量有点太大,我们都消耗不过来。

“你给我们说清楚,这杀死那些婴儿,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貌似是,陈友林跟人做了交易?而你在这之中,扮演了什么刽子手的身份?那做交易的那些人,都是谁?”

“我不知道对方是谁。”小梦摇摇头,深吸了口气,擦拭掉眼泪继续说道:“是这样的,当年,我才18岁,陈友林还是刑侦大队的副队长,我和他从相识到相知,用了一年,后来我怀孕了,生下来了孩子,和是我们的爱情结晶。可是,后来发现,孩子是畸形的,发育不健全,我当时伤心欲绝,这陈友林也是老来得子,多年没有生育能力的他,突然有了孩子,不想放弃。然后他就去跟别人做了交易,一定要将孩子给救活回来,后来过了一段时间,他说有人能帮忙了,但是需要我找一个替罪羊。”

“龚小娥吗?”

“恩。”

小梦不置可否,“我不知道为什么需要找替罪羊才能够救活我的孩子,可是为了孩子,我还是那样去做了。我去找了龚小娥的家人,不过是电话沟通的,意思就是说,保证龚小娥一家人衣食无忧,但是必须要为死去的婴儿们做替代凶手。然后我还帮着做了一个事情,那就是利用我当时的职务,其实你们不知道,我在来到技术科之前,其实是医院护理。

利用我以前的关系和人脉,将初生婴儿病房内的仪器包括其他设备的情况都动了手脚,否则龚小娥是不可能那么顺利进入病房的,甚至在那么慌乱的情况下,能够让婴儿们直接缺氧而死,包括砍杀婴儿们的作案工具,都是我提供准备的...”

说到这里,她忽然嘤嘤抽泣了起来,也不知道是在感叹自己的悲惨人生,还是为那些死去的婴儿亡灵而感到愧疚和悲伤,其实听到这里,我和陈冷霜两个人的情绪波动就已经很大了。没想到啊没想到,我招到的那只录音笔,和龚妈交流的人,竟然是小梦。而且她还给龚小娥提供了一切可能的作案工具,这才导致了悲剧的出现。

可以说,她虽然不是幕后黑手,却也是始作俑者,她的罪孽,的确该死,而且是死一百次都不能完全赎罪的。但是这个事情的漏洞就在于,这陈友林到底和对方做了什么交易?做交易的目的是为了救孩子,可是救孩子就需要杀死其他的孩子吗?

那为什么偏偏选择的是那家医院?

不过有一点可以串联的是,倘若这事儿是陈友林策划的,那么就不希望查在自己头上,所以才会安排小梦去焚烧排泄物,试图毁掉我们所有的线索,包括杀死徐怀仁,可能也有这其中的原因。也就是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一切都是陈友林策划的。

可是...

那我卧底进入监狱,对陈友林各种打骂的那帮人到底是谁?

恩,也就是说交易的对方,对方急需要得到陈友林身上的东西,这一切,又作何解释?

“这么说,为了救孩子而选择杀死孩子,那你的孩子活了吗?”

“活不活我不知道,但是至少没有死在那场悲剧当中。”说起这事儿,这小梦更是直接的给哭成了泪人,可能这就是作为一个母亲的心理吧:“你们可以去查一下,其实当年在初生婴儿病房内,一共是有23个,其中就包括我的孩子。但是记录的,死亡人数是22个,有一个婴儿不在,就是我的孩子。在案件发生之前,陈友林就利用他的关系,将孩子偷偷转院。但是直到现在,我都还没有见到过我的孩子,我也不知道他的下落,是死是活,算算时间,也应该是好几岁的孩子了,哎...”

沉默。

我们都沉默了。

后来那小梦还说了一些其他的细节,但是都没有多大的用。

安抚她先休息,我和陈冷霜出去了。

不过我和门口的执勤人员叮嘱,一定要对小梦严加看管,有任何的异动马上向我报告。

做了这种猪狗不如的事情,想死?门儿都没有。

她是重要都人证,或许还有其他的信息没有提供,可不能让她有任何的意外。

然后我俩来到了隔壁房间,关门,案情重新梳理。

“陈姐,这样来看,如果小梦所言属实的话,那么1030背后的真相有些显露。就是,陈友林因为要救活自己的孩子,和某些人做了交易,才导致了悲剧的发生。这里就要搞清楚,陈友林到底和谁做的交易,这个交易怎么维持的?这是杀人动机。”

“得让陈友林开口才行。”陈冷霜却是叹息的摇摇头:“不过,我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反转,但是想要陈友林开口,我觉得很难。他自己做的孽,现在焚烧排泄物,杀死徐怀仁等等这一切,他很显然是希望掩盖罪行,所以他不会轻易的伏法。只是让我搞不明白的事情那就是,这些年他一直都在监狱里,被严加看管的,最近所有的事情,都是需要精心布局,他是如何做到的呢?”

“看来在监狱系统里有漏洞,或者说,有他的内应。这内应的组成部门,应该和他做交易的那些人有关联。”我想了想,说道:“好,现在案子的背后真相我们快接近了,那么还有一些细节性的东西需要核实,第一,就是当年的病房内,究竟是不是有23个?

如果确定少了一个,那么小梦的话,就多了几分可信度。其次,就是小梦和陈友林的关系,是否真的有这么一段情感在,如果有,那小梦的话就是铁板钉钉。这也就给我们的侦查思路提供了很明确的两条方向,第一个,就是主攻陈友林,不管如何,也要让他交代出来。第二个,就是交易的对象,查找出对方,这案子,应该就能破了。”

“恩,我和你想的差不多。”陈冷霜点点头,认可我的想法:“只是,有些东西我们没法忽视。当时小梦说,陈友林指名道姓,让小梦去勾搭曹振东,目的什么?就为了这日后的铺垫吗?还有,就是找龚小娥当替罪羊,这事儿为什么一定要让小梦来,其他人不行吗?反正是电话录音,又不用见到真人。最后,就是直到现在,小梦都不承认毒杀张强,事到如今,我想她没必要撒谎,那么,究竟是谁给他的毒呢?听到现在,这小梦给我们提供的信息是最全也是最有力的,难道毒杀张强,是张强知道的信息比小梦还要重要吗?”

“恩,有可能。不过现在还不敢笃定。对了,钱队长不是调查陈友林的家人关系吗?问问他那边情况这样了,我感觉我们暂时不能去接触张强,一来是他的身体状况现在还不怎么好,二来,张强的身份还有行踪之类的,我们还要保密,不能让外人看出任何的端倪。我决定,先将他放一放,跟钱队长讨论下下一步的思路之后,再去核实小梦所说的话,只有确定了案件的性质,那么我们的侦查才不会掉链子。”

“好。”

……

重案重启状态:连载中作者:无怨全文阅读

详细解析近二十年间警方界定的数起重案、特案,被逐一平反昭雪的真实的内幕!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也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天网在撤退,案犯没处逃!缉拿组,讲诉一名普普通通办案民警刑事拘留冤假所谓揪案组,工作职责分两种。。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