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9章魔鬼的认同小说

第9章魔鬼的认同

来源:人人阅读 时间:2021-01-14 14:41:52
死亡文档状态:完结作者:水中云天全文阅读

一个很陌生人常常直接发送一个神秘的的word文档给我,让我亲自动手图片描述密码,而和我图片描述的密码有关的人,都要犹如文档中细致描写的那样凄惨地死掉。这是死亡……笔记的电子版吗?我不明白。我只明白,我,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犯。我拿到的是一个虐童案的资料,小女孩被亲生奶奶虐待最后惨死。桌上都是小孩遍体鳞伤的照片,看上去触目惊心。但是这实在不算最严重的,我之前跟进的那个事件,死的可足足有一百多人。。

死亡文档 精彩章节

  我吓了一跳,出于本能的就有些抗拒走过去,但是一想到今天那个叫做小松的孩子死去的样子,我顿时感觉到,自己有责任弄清楚这件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到电脑旁边,屏幕这时候已经被激活点亮了,最终我还是硬着头皮坐在了电脑前面,就看见上面的通讯软件已经被自动打开,一个陌生账号正在想我发送消息。

  “看见讨厌鬼死掉的时候,心里是不是有一丝窃喜。不要欺骗自己,哪怕是一点点,能感觉到的,对不对?”

  这句话听上去有些没头没尾的,我皱着眉头,不由得就联想到了今天晚上,在酒吧外面小巷子里面,小松死的时候的样子。

  说实话,小松这孩子,从我们接触的那几分钟里面看,的的确确是个彻头彻尾的熊孩子,很明显是被自己开酒吧的有钱老爹惯坏了。完全不懂的尊重别人。

  而在我发现小松失踪,乃至于死亡的时候,最开始的时候我的确是只想着救人,但是当我确认了小松的死亡之后,当我从那口排污井里面爬上来之后,当我把那些恐惧,紧张的情绪扔开之后。

  窃喜……真的有吗?

  我紧张地回想着当时的情况,这样一个对人粗鲁无礼,傲慢暴躁的臭小子,终于从这个人世间消失了啊……

  那是一种带着一点点痛快,带着一点点愉悦的感觉,当我看着小松的父亲趴在他儿子的尸身上哭泣的时候,甚至还有那么一丝‘幸灾乐祸’。

  等等!

  我顿时紧张起来,就看见屏幕上又出现了一行字:“怎么?不愿意承认吗?”

  我猛然站起身,看着自己的房间,我有一种感觉,这个一直以来隐藏在幕后,跟我说话的人,很有可能对我的行动了如指掌。

  为什么他会知道我今天出现在酒吧那边,等等,是张帆带我去酒吧的,难道说张帆他……不对,张帆是我的同事,这个人说实话,平时工作的时候都是马马虎虎,懒散的要命,这种型格的人,绝对没有这个能力做出这种事情来。

  但是,我今天去的酒吧,居然刚好是小松的父亲开的酒吧,这个真的是巧合吗?

  我紧张的在房间里面转了一圈,总觉得在某个看不见的角落里面,有一双带着怨毒跟仇恨的眼睛,正在盯着我,那种阴森森的足以蚀骨的寒冷,我能够很明显的感觉到。

  但是当我转了一圈,却一无所获,我的房间在这栋公寓楼的十八楼,就是一个简单的大开间,窗帘拉的紧紧的,而房间里面的陈设,说不好听了简直可以用家徒四壁来形容,别说是偷窥摄像头一类的东西,就算是一只小蚂蚁趴在墙上,我都能一眼看到。

  然而为什么,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个人,就正在看着我呢?

  这时候又出现了一行字:“逃避不是解决的办法,回答我!”

  我心里咯噔一下,顿时就明白过来,这个人看到的,并不是我的身体,他简直连我心里在想什么都看到了!

  我哆嗦着坐在椅子前面,如履薄冰的看着自己的电脑,原本我是想反驳对方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现在看着对方如同刀子一样锋利的言辞,我居然已经失去了说谎的能力。

  “或许……”我犹豫着,用颤抖的双手在键盘上敲击着:“或许有吧。”

  对方并没有立刻回复我,我后悔极了,自己到底是吃错了什么药,居然跟这种人说这种话,简直就是开玩笑,对方很明显,是想要通过不断地攻击我的心理防线,让我产生对他的认同,我怎么能这么傻,对方抛出诱饵我就上钩呢?

  这才是最危险的事情,最可怕的不是恶魔的威胁,而是来自于恶魔的引诱,当自己变成恶魔的时候,即便是阳光普照的人间,也会在瞬间成为修罗地狱。

  我咬着牙,重新在上面输入一行字:“我承认我有过窃喜,但是我坚信,你的行为会受到天谴!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你不会有好结果的。”

  说实话,我自己都能感觉到自己这番话有多么苍白无力,不过很快我也意识到,对方每做一件事情,每一次联系我,都不是无端的要这么做的。

  第一次我收到东西的时候,王乐死了,他通过电脑跟我对话的时候,则是在告诉我方为民死亡的真相。

  想到这里,我就决定,抓住这个机会,争取多找到点线索出来。

  一时之间,我忘记了恐惧,皱着眉头想了片刻之后,双手在电脑上飞速敲动:“看在你我相识一场的份上,你自己收手吧,别逼我去警局。”

  我当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但是很显然,这个人应该是非常熟悉我的人。

  昨天晚上,我去酒吧完全是临时起意,但是这家酒吧,却刚刚好,是死者小涛的同学小松家开的酒吧。

  最开始的时候,我曾经怀疑过张帆,但是张帆的性格让我排除了对他的怀疑。他这种粗枝大叶的性格,绝对没有可能完成这种需要极度的缜密策划的杀人计划。

  但是很显然,有很多人可能通过别的方法,影响我跟张帆进入那家酒吧,这个人有可能是我们单位的同事,也有可能是……林镜。

  没错,其实从很久之前,我就已经开始觉得林镜不对头了,为什么每次出事的时候,我都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跟林镜碰到一起。

  这绝对不是巧合,即便林镜不是幕后凶手,那么她很可能也对我有所保留,瞒着我什么事情。

  刚才我输入的这句话,已经先入为主的用上了熟人之间说话的语气,等于就是不显山不露水的向他求证了我们之间的关系。

  一般人在这个时候,恐怕是会被我诈出点什么消息的吧,如果真的上钩,就算他不直接表露自己的身份,至少也会露出一些马脚,从他的语言习惯,用词风格上,应该是可以看出一些端倪的。

  但是这一次,我等了很久对方都没有回复,看来对方要比我想象的警觉的多。

  就在我几乎要放弃的时候,电脑屏幕终于有了反应,这一次对方输入了很长的一段文字。

  “你很聪明,懂得用话来诈我,但是却还是不够聪明,所以让你失望了,你不会知道我是谁。

  不过我依然决定给予你一些奖励,我可以给你一些提示,半年前王乐扣下过一篇报道,你应该能够从中得到一些启发。”

  这段话看上去总算是像是个人说的话了,但是我还是一头雾水,半年前王乐扣下过一篇报道?

  王乐生前,在我们单位的口碑的确是不怎么样,这个人说白了,根本就是个唯利是图的小人,所谓新闻工作者‘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之类的品行,跟他根本就不沾边儿,没有油水的事情他是不会上心的。但凡是有钱赚的时候,别说扣下一篇报道了,就算是给恶魔当鼓吹手,他也不会犹豫。

  所以,王乐经常会受到某些人的公关费用,而扣下我们的稿件,要从这些被扣下的稿件里面找到我想知道的答案,看来并不简单。

  但是这已经是唯一的线索了,我看了看,发现这个陌生账号已经下线了,这一次临时会话的记录,也在我的眼前消失了。

  我忽然间眼前一亮,赶紧掏出笔记本,在上面写下一行字。

  “熟悉单位运作情况,疑具备极高的网络安全技术能力。”

  要知道,这个人每次跟我联系的时候,不管他是不是有心,都会留下一些马脚,我相信,只要我每一次都记录下对方的特征,总有一天能够逐一排除,最终确认对方的身份的。

  记好之后,我收起了笔记本,想了想之后,直接放到了自己背包的夹层里面。

  第二天一早,我直接就赶到了单位那边去,我们单位是有规矩的,但凡是被扣留不发的稿件,基本上会做一定时间的存档,但是这些存档会被不定期的进行清理,废稿能保留多久,我也没有把握。

  来到单位的时候,我发现钟凡已经在办公室里面了,这个新来的主编就是这样,往常这个时候,王乐搞不好还正在家里醒酒呢。

  我走到主编办公室门口,敲了敲门,钟凡的声音传出来:“请进。”

  我走进去,就看见钟凡戴着眼镜,正在审阅最近的稿件,我就说道:“主编,我有件事情想向您请示。”

  钟凡露出宽厚的笑容:“怎么了?什么事情?”

  “我想找一篇半年前没有发出去的稿子。”我说道:“但是咱们单位有规定,但凡是被禁止发布的稿件,都是同一封存的,我没有权限去查看,所以我想请您批准。”

  钟凡皱着眉头:“半年前的稿子?为什么要现在看呢?”

  我顿时楞了一下,心里面叫苦不迭,后悔自己为什么不先想好一个理由再来,总不能真的跟钟凡说实话吧,到时候要不就是被当成是疯子,要么就被当成是犯罪者的同谋了。

死亡文档状态:完结作者:水中云天全文阅读

一个很陌生人常常直接发送一个神秘的的word文档给我,让我亲自动手图片描述密码,而和我图片描述的密码有关的人,都要犹如文档中细致描写的那样凄惨地死掉。这是死亡……笔记的电子版吗?我不明白。我只明白,我,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杀人犯。我拿到的是一个虐童案的资料,小女孩被亲生奶奶虐待最后惨死。桌上都是小孩遍体鳞伤的照片,看上去触目惊心。但是这实在不算最严重的,我之前跟进的那个事件,死的可足足有一百多人。。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