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4章 我们还是分开算了小说

第24章 我们还是分开算了

来源:人人阅读 时间:2021-02-24 06:30:10
原来情深不浅状态:连载中作者:喜小悦全文阅读

婚礼现场,顾安童亲眼见到望着司岳云抛下自己,带着那个女人离开了了。她死死地的咬住嘴唇,毅然决然的喊出:“此刻谁娶我,我就嫁!”人群中缓缓地站出一人,“我娶!”司振玄:“我裑着圣洁婚纱的窈窕女人,静静的站在观礼台上,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她精致的脸庞,优雅娴静,气质斐然。。

原来情深不浅 精彩章节

司振玄一动不动的握着顾安童的手腕,他能看见顾安童的脸颊和下颌似乎都被地面上的石子给刮伤,红红的印子烙在白皙的肌肤上,原本盘好的长发也略有些凌乱,余泪未干,她现在真是要多狼狈有多狼狈。

“我只问你一句,我的妻子为什么要和我弟弟拉扯不清?”司振玄冷淡的话令顾安童轻颤了下,不可思议的抬眼,直视着那双看不清任何情绪的眸子。

她原本以为这个男人至少心里是有温柔的地方,可如今她好像错了,她被他假意的温柔给欺骗去,她丢了自己那颗根本防守不严的心。

“那我问你,我的丈夫为什么要和绯闻女友独处那么久?”即便是败军之象,顾安童还在勉力支撑。

司振玄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瞥了眼站在不远处的司岳云,他低声问了句,“你对岳云余情未了是么?也对,你们至少恋爱过一段时间。”

顾安童的脸瞬间白了下来,为什么她要一次次的被他误解,为什么她明明喜欢的是他却根本开不了口,为什么他总是用那种刻薄的话去对待她,为什么在他面前她总是会用最难看的场面出现?

她痛苦的狠狠砸了下司振玄的胸口,自暴自弃的回答了句,“对没错,我对你弟弟余情未了,我那么努力的帮你也是想找存在感,我要让他后悔,而且他也确实后悔了,你懂么!”

司振玄的目光中滑过一丝怒意,任顾安童怎么捶打他也丝毫不放手,他甚至用右手握住顾安童的下颌,伤口被紧紧扼住的疼痛令顾安童眼圈都红了起来,耳畔却响起男人低沉的威胁声,“那我就提醒你一次,到底谁是你的事实丈夫。”

顾安童不可置信的看着那忽然间逼近的面庞,冷寒的气息扑鼻而来——她、她被当街强吻了!

"唔……"顾安童两手被紧紧桎梏在他的胸口,整个身体都被圈到司振玄的怀抱中,浑身的力气都在双滣相触的那一刻,瞬间消失殆尽。

身边似乎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光天化日之下的羞耻感,令她全身上下都在发热。可是吻着吻着,原本死死攥着的拳头却在渐渐松开,她好像……还蛮喜欢司振玄这样的亲吻,霸道强硬的令她近乎窒息。

见顾安童终于乖巧的窝在他怀里不再乱动,司振玄缓缓退出那张被吻的通红的双滣,然后恶意的在她的滣角轻轻舔了下。

顾安童呆愣了几秒钟,瞬间恼红了脸,"你怎么可以这样?"

"怎样?"司振玄滣畔噙起一个颇为凉薄的笑意,"我对自己的妻子做什么应该是正常的,除非我们离婚,否则吃亏的永远是你。"

话刚落音,司振玄又意味深长的补充了句,"当然,我知道你不想离婚。"

因为顾安童曾经问过他,能不能延时一年再考虑离婚的事情。

顾安童气的又开始浑身发起抖来,他这样亲她,不包含任何的感情因素,只是因为他想惩罚她而已么?

正如同新婚伊始,他就扔下她一个人自己去书房睡甚至还约法三章。他是想告诉她,在他们两个人的婚姻关系里,她始终是弱者,他却始终是主宰者,容不得她提要求和反抗。

她揪着司振玄的衣服,委屈的靠在他胸口,诸种情绪将她打击的浑身无力,只能任由司振玄抱着。

眼泪一滴滴的滑落下来,顾安童第一次失声哭了出来,"你为什么一定要这样对我,你要是真的那么讨厌我,干脆我们还是分开算了……"

但凡司振玄对她稍微好一些,她都不会这么失望。

本来还试图想着要挽留对方,哪怕是为了顾家,自己怎么受委屈都可以,只是她发现自己错了--被自己看重的人误解,这种感觉太难受。

见顾安童这样的千金大小姐哭的已经完全不顾形象,司振玄无奈的叹了口气,冷眼扫了下旁边的围观群众,将外套脱下裹在她的身外,拥着顾安童朝着巷子外走去。

司岳云一直都站在不远处看着这幕,眼瞧着大哥已经走了过来,他躲闪不及,只好讪笑着打了个招呼。

司振玄停了下后,只是和司岳云说了一句话,"蓉城剩余的几个合作交给你谈,我们明天就回丰城。"

"是,大哥您慢走。"说实话,司岳云还真是有点怕自己这个喜怒不形于色的大哥,生怕他因为刚才那件事找他麻烦,好在司振玄只是交代了这一句,便扶着顾安童上了车。

顾安童糊里糊涂的坐到副驾驶的座位上,记忆里她就从来没有哭的这么伤心过——和司振玄相处,所有她擅长的、喜欢的、能值得骄傲的,都已经被司振玄理解成“故作聪明”的类型,而后她丢人的一面都尽数展现在对方的面前。

一张纸巾被递到顾安童眼底,她接过后瞥了眼司振玄,抽泣着说:“先送我回酒店,我想收拾下行李。”

她是难得做下如此艰难的决定,要知道前几个小时她甚至还在想要怎样才能留住司振玄,不让他和自己离婚。

可是顷刻之间只能咬牙改变。虽然顾家对她来说真的很重要,重要到甚至愿意牺牲自己的幸福,但面对一个坚如硬石的司振玄,他一而再再而三的摧残去她的尊严,她觉着这已经不是自己委曲求全的问题。

如果她没有喜欢上司振玄,恐怕还能咬牙抗住,可偏偏她已经动了心,情绪的失控似乎时时在上演。

回到酒店以后,她先进了卧室里,开始收拾自己的行李。

来的时候,东西都是她收拾的,放在一个非常大的旅行箱里,乍一看还的确蛮像蜜月旅行的夫妻。

顾安童的手在自己的衣服上悬停片刻,便一件一件的取了出来放在旁边的床上。

就在她蹲在原处忙碌的时候,忽然间手腕被拿住,她几乎是不受控制的被推坐到床上,司振玄已然站在身边。

“你、你做什么?”顾安童慌忙捂着自己的胸口,现在怎么看司振玄她都觉着他有点可怕,“虽然我们现在还是夫妻,你的确可以欺负我,但已经在协议离婚的时间内,你不能胡来!”

但是她倏然失语,司振玄完全不理会她刚才的反应,手中握着棉签和碘伏站在身旁,蹲下身子先在她胳膊上抹了点药,“擦伤不严重,用碘伏应该够了。”

司振玄随口说的话令顾安童微微一愣,呆呆的看着司振玄的动作,她以为他又要来用刻薄的言语来刺激她,却没料到是要帮她擦药。本来都快以为司振玄不会有这么温柔的时候……

“啊疼!”棉签刚触及到她的下巴,顾安童就倒吸了口凉气,司振玄皱了皱眉,动作倒是比刚才轻缓了许多。

一滴眼泪“吧嗒”落在他的手背上,温凉,剔透。司振玄默然的将药水和棉签放到客厅里,走回来靠在门边问了句,“真的想离婚?”

顾安童犹豫片刻后,点了点头,她还是单手握着自己的古玉项链,就好像能寻求到一种坚定信念,令她不会轻易动摇。

司振玄去出一根烟来,静静点燃,那双幽深的眸子在烟气里看起来更加的不容琢磨,顾安童刚准备继续起来收拾东西,司振玄淡淡的说了句,“现在你想反悔已经来不及。”

她一脸不可思议的回头看向对方,司振玄取出自己的手机,低声说:“今天在茶馆,你已经把自己放在非常重要的位置,何况……还有这个……”

顾安童见司振玄把手机递到自己的面前,她怔怔的接过,霍然双眸陡大,露出更加惊诧的表情。

手机上正显示着一条新闻,新闻图片却恰恰好是她和司振玄两个人在云海巷接吻的照片,最要紧的是,文字也很犀利:司氏集团大公子蜜月期突现蓉城,与娇/妻热吻街头。

她的手一抖,险些没拿住手机,脸色却一阵红一阵白起来。

人生中第一次上了所谓的新闻,居然还是财经版。

除却清晰的配图,还有关于司氏集团以及顾家的荣威外贸的详细介绍,对两家的联姻也做了全方位的评点,认为这是商业豪门之间的一场非常有价值的合作,也对于司氏集团将来的发展给予了极大厚望。

而评点还特别指出,因为这条花边新闻牵扯出司顾联姻背后的玄机,令最近司氏集团的股票也节节走红,这真是个令人意外的现象。

顾安童将手机放到床上,颤抖着声音问:"怎么回事,这是谁拍的照片?"

当时云海巷虽然围观的人有些多,可并没有谁认识她和司振玄,怎么会写出这么详实的新闻?不对……司岳云倒是在的,可司岳云没有理由会做这种事情,因为他根本不会有这种脑子,至于孟玫,也不可能,那难道是谢二爷?

原来情深不浅状态:连载中作者:喜小悦全文阅读

婚礼现场,顾安童亲眼见到望着司岳云抛下自己,带着那个女人离开了了。她死死地的咬住嘴唇,毅然决然的喊出:“此刻谁娶我,我就嫁!”人群中缓缓地站出一人,“我娶!”司振玄:“我裑着圣洁婚纱的窈窕女人,静静的站在观礼台上,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她精致的脸庞,优雅娴静,气质斐然。。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