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看小说推荐-热门小说排行榜

首页 > 目录 > 《玄魂》在线阅读 > 正文 《玄魂》第一章 不该看到事件

《玄魂》第一章 不该看到事件

梧桐阅读 2021-05-03
张诺川罗涛涛小说名字叫作《玄魂》,提供更多张诺川罗涛涛小说,张诺川罗涛涛小说名字。玄魂小说张诺川罗涛涛节选:张诺川走在去上学的路上,身边的一切都还现在那样,的美丽得很被吸引人,也给人一种慈祥和蔼可亲和蔼可亲的的美丽,身边的路人总是会在…...

玄魂

推荐指数:10分

《玄魂》在线阅读

张诺川罗涛涛小说名字叫做《玄魂》,这里提供张诺川罗涛涛小说免费阅读全文,实力推荐。玄魂小说精选:这个是发生在一个半封闭半开放式学校的一群年轻的孩子们的世界里。他们本该无忧,本该没有世俗的心去对待那些世界之外的事物,也本该年轻有为的成长。可是......一个星期五晴天的午后,张诺川走在上学的路上,身边的一切都还以前那样,美丽得很吸引人,也给人一种慈祥和蔼的美丽,身边的路人总是在谈笑自如的说出自己的梦想,说出自己的未来,说出自己的规划。总之身边的一切总是那么的侃侃而谈,总显得那么的自然,也显得那么的和蔼可亲。远处的…

这个是发生在一个半封闭半开放式学校的一群年轻的孩子们的世界里。他们本该无忧,本该没有世俗的心去对待那些世界之外的事物,也本该年轻有为的成长。可是......

一个星期五晴天的午后,张诺川走在上学的路上,身边的一切都还以前那样,美丽得很吸引人,也给人一种慈祥和蔼的美丽,身边的路人总是在谈笑自如的说出自己的梦想,说出自己的未来,说出自己的规划。

总之身边的一切总是那么的侃侃而谈,总显得那么的自然,也显得那么的和蔼可亲。

远处的山峰还是那么美丽清晰,也是那么的高额耸威,就仿佛是自己的梦想一样耸立在那里,不曾动摇,也不曾受到外界的干扰而自暴自弃。

长得比较帅气的他,个性张扬的他,问到他身边的朋友罗涛涛:“你觉得,我们的未来会不会被我们的成长而变得动摇起来?”

罗涛涛便回答道:“梦想,是我们坚守的坚持,没有任何人能毁掉我们心里的那道墙。”

聊着,聊着,便到了学校的大门,这个学校的大门辉煌而不失时尚,巍峨而不失风味,高大而不失风格,那么的美丽,也是那么的豪华,让人一种想拥有却害怕失去的感觉。

风过的时候,张诺川开始侃侃而谈起来,我的梦想就是在这里开始慢慢的实现的,我的未来也会在这里种下伏笔。

说笑着,他们便走进了校园,整个校园都笼罩在一种和祥的气氛之下,一首《团结就是力量》,唱出了所有高中生的心声,也唱出了每个年轻人的心里话,我知道我的未来不是梦,我也知道我的未来就在自己的掌握自己,我要努力去争取自己的未来。

当大家都沉浸在这美好的事物的时候,学校的轮廓顿时呈现在他们的面前,那么的美丽,也是那么的自然,更是那么的辉煌,有一道铁门,在铁门之后是一道楼梯,楼梯不多也刚刚好44梯,在上楼梯的旁边是整个校园的篮球场,篮球场上海有嬉戏的人群,他们各自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美得那么的自然也是那么的无拘无束。上完楼梯之后,在上面的最右边就是足球场,足球场很漂亮,球场旁边有许多棵枫树,风过的时候,随风飘落下的枫叶,掉落在情侣们的身上,那么的浪漫,也是那么的唯美。站在楼梯的最顶端,左边就是足球场,右边就是高二的教学楼,前面就是高一的教学楼,右下脚就是高三的教学楼,这也正是张诺川们学习的那栋楼。在西北方向是实验楼和厕所。同时在高二教学楼后面就是这所学校的后花园,张诺川也显得很自然的站在阶梯的最高处,深呼吸、看着这个学校的轮廓,他笑了,那久违的微笑顿时油然而生,在旁边的罗涛涛也感觉到了这种美好。

张诺川问道:你觉得我们现在的生活,是不是很美好。

罗涛涛答道:是呀,现在的生活,却是我们向往很久的幸福,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梦想,或许在某天自己的梦想会得到最华丽的实现,也许在那一天,我们就不再奢求那些时有虚无的轰轰烈烈。

张诺川道:或许吧,还很年轻的我们,却装出了一副看透世俗的样子,并不是我们假装我们在成熟,只是在这个世界里,有些时候,我们不得不低着头去看这个世界的一切总总,我们总是要微笑着去看待这个世界上的每个来之不易,我们每一次的拥有,都是我们自己用汗水去争取得到的。我们脚踏实地的去实现我们儿时的梦想。

罗涛涛说:是呀,今天的生活真的很美好,在幸福面前我们都该向阳成长起来。看到我身边的人在微笑。我也就觉得幸福,当你们幸福时,我却会开心得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天很蓝,风吹着。

忽然,一道光芒从张诺川身旁闪过,非常奇特,可瞬间又消失不见。

张诺川愣愣的站在原地,他觉得这道光芒好生奇怪,与平常自己见到的阳光有些不一样,自己仿佛能够从那光芒中感觉到什么。

那是,愤怒吗?张诺川心中暗道。

“喂,你怎么了?”

罗涛涛看张诺川站在原地,眼睛盯着自己的脚一动不动,便出声问道。

“你刚才看到没有,一道很奇怪的光芒从我们身边闪过!”

张诺川此时才意识到罗涛还在自己身边,随即开口询问道。

“什么光芒啊?我一直没看到什么啊!”

罗涛涛非常疑惑。

“你….你确定你什么都没看到?”

“我骗你干什么?”

随着罗涛的话音落下,张诺川的心跳顿时加快,一阵莫名的恐惧凭空升起,手心也开始出现冷汗。

带着沉重地呼吸,张诺川控制着他那不断抖动的身子缓缓转了过去…..

这不是他第一次遇到这种奇怪的事情,从六岁的那件事之后,总是遇到一些令人难以接受的事情在他身旁发生,这些事情仿佛被什么东西操控着,除张诺川外,其他人全部无法看见,而今日,张诺川再次遇到…..

“啪”一道若近若离的倒地声在张诺川耳边响起,随即他眼前的一切景物全部变得模糊不清,转而变成一片黑暗。

“喂,诺川,诺川,你振作点!”

罗涛涛一直在观察着张诺川的一举一动,因为从刚才开始,他的行为变得非常的怪异,果然没出片刻,他便倒地了!

看到张诺川倒地,罗涛也不惊慌,上前将其抱起,伸手就在他的兜里拿出药来喂进他的嘴中,做完之后,他又将张诺川扶起,走向一旁的长椅。

罗涛涛知道,这是张诺川从小就犯的一个怪病,听说是去了国内最权威的医院也无法医治。起初发生这事时,罗涛涛还会惊慌失措,但是次数多了以后,也就慢慢的习惯了。

罗涛涛愣愣的看着在自己身旁昏迷不醒的张诺川,虽然知道他一会儿就会醒,但是却还是很无奈,任谁身边总是发生这样的事也会如此吧。

生命与生命之间总会有距离,有时这距离不存在于身体与身体之间,而存在于灵魂与灵魂之间。此时作为另一个以独立个体存在的罗涛,却不知在张诺川的大脑中,另一幅景象已然上演。

眼前的黑暗出现瞬间后即刻消失,一幅熟悉而又陌生的画面再次呈现。

一个比较阴暗的午后,一个男孩儿在自家的院子的嬉戏着,一如既往般,张诺川还是无法看到那男孩儿的脸。只是觉得非常熟悉,却又想不起在哪里见过。

“啊~!”

“救救我!”

“我要离开这!”

耳边响起了无数撕心裂肺的叫喊声,非常嘈杂。

天空随着嘈杂的叫喊变得黑暗起来,四周的景物全部蹦碎,男孩恍似进入了另外一个世界,这个世界很黑暗,很阴霾,显得阴森恐怖。

地面之上,密密麻麻的骷髅头,犹如人间炼狱一般。

“啊….这…这里是哪里?”

眼前的画面让男孩忘记了哭泣,甚至只是一声叫喊,他便呆坐在原地一动不动,身子则不受控制地颤抖起来。

“这,就是人们经常说的地狱。”

仿佛是从脚底下传出来的声音,阴森而可怕,可整个空间却都回荡着这声音。

“我为什么会来这里?”

此刻那男孩居然奇迹般的站了起来,不知是他不再害怕还是好奇心让他忘记了恐惧。

“因为在你身上有一种复杂的异术,你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这,是你有幸而得,也是你不幸而得。”

“异术?”

“你不要怕,你要记住,每当你看到有一道灰色的微光的时候,那么在你身边定会发生一场场血腥惊悚的场面,或许在某一天,你会伤害到你身边最亲、最爱的人。”

那阴冷的声音慢慢从这个世界退去,四周只剩下回音。

“你等等,还没说清楚呢!”

原本低着头的男孩,此刻忽然抬起头来,伸出右手,像是要抓住什么。

啊,居然是自己!看着一切发生的张诺川此刻才发现那男孩居然是自己。

张诺川紧紧的盯着那男孩,觉得不可置信,这一切分明感觉是假的,为何会给自己如此真实的感觉,好像亲身经历过一样!

在张诺川眼中,男孩眼中露出绝望的神采,放下了抬起的手臂,头颅也慢慢低下。

忽然,头颅深埋胸口的男孩再次抬起头颅,双眼只向张诺川看来,眼神阴冷无比。

“不用怀疑,我,就是你!哈哈哈……”那男孩笑着便慢慢的向着张诺川走了过来。

“别过来,别过来。啊!”

“怎么了?”

罗涛涛的声音响起,四周的画面全部消失。

回头看看身旁的罗涛,张诺川抬手抹去额头的冷汗。

又是那个梦,都已经十余年时间了,自己还在做这个噩梦……

张诺川坐正身体,双手抓着自己的头发,胳臂撑在双膝上,脸则正对着地面,罗涛涛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张诺川看着地面,十多年前的画面历历在目。

六岁,自己第一次做这个噩梦,无助,惊慌,恐惧。第一次觉得,原来梦境可以这么真实。虽然真实,可自己也并未在意,醒来之后依旧正常上学。

可那时的自己却不知道,此次上学,却是自己厄运的开始。

在那一年,自己第一次看到,如那梦境中陌生话音所说的微光,当时自己并没有在意那微光,但是之后不久,一场血淋淋的意外却在自己眼前上演。

在不远处的街道上,只听见哐当一声,旁边的一位妇女说:不好了,出车祸了。

当时那场车祸真的是一个字:惨。淋漓的鲜血渗透在每个人的心里,那种说不出的凄凉,尸首都被撞在异处,找不到完整的一块肢体,旁边撕心裂肺的吼叫。

“诺川,诺川,你在做什么?”罗涛涛问道

“呃,呃,没什么。”

……张诺川恍似想到了什么,开始自言自语,然后突然想起来前几天做的那个梦,每次看到那道灰色、黑色的微光,身边都会有血淋淋的场面,他的心里,感觉到这个世界都是黑色的,好像没有任何人能帮到他,他一个人在那里目瞪口呆的站着,心里那种从未有过的滋味,顿时间变得强烈起来,那种不想看到这种场面的**,那种想逃离这种这种场面的**。自打那次,张诺川的心里总害怕看到那道光线,也总害怕看到那些场面,那些场面的那些记忆就这样定格在他的心里,那句话:只要你看到那道光线,就会看到血淋淋的场面。永远的逗留在张诺川的心里,从此他走不出来,也无法走出来。“你在想什么呢?呆呆站着做什么?”旁边的罗涛涛问道。“哦,没,没什么,走吧,上课去吧。”

突然。在高二教学楼的顶楼上,发出了一声响彻云霄的声音:啊。我真的累了。只听见一种从高空下坠的物体狠狠的摔到地上的声音。顿时校园一片惊乱,在不远处有人高呼:不好了,不好了,有人跳楼了。

又是在不远处又有人在高呼:校长,老师,不好了,有人跳楼了。顿时打破了这个校园的美好,顿时打破了这个校园的和谐,也顿时唤醒了张诺川儿时的遭遇。

在张诺川的心里,很复杂也很无奈,他依然是那样目瞪口呆的站在那里,看着血淋淋的那具尸体,他似乎知道这一切会发生,也似乎知道这一切早晚会来,但喃喃自语道:十多年了,我以为我再也不会看到那道灰色的微光,但是我始终还是看到了,为什么,为什么,难道这就是命,命中注定我会看到那些人们都会害怕看到的东西,难道这些脏东西会一直伴随着我,走到我生命的尽头。

旁边在罗涛涛连续叫了几声:诺川,诺川。但是张诺川却呆呆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站着,脸上变得有些惨白且苍白起来,旁边的罗涛涛摇了摇张诺川,张诺川才渐渐的回过神来,便说道:赶快走,赶快走。

但是,张诺川的心里时不时的出现儿时的那场车祸,时不时的出现在学校那场跳楼事件,更深刻的就是那道微光,那道微光让他无暇顾及身边发生的一切。这一切似真实却又不怎么真实,似虚假却又显得那么的真实。

回到家后,他把自己一个人锁在自己的房间里,不敢出来,眼睛也不敢挣开,生怕看到那道微光,自此那道微光,那些血淋淋的场面在一次被唤醒,也在一次被他记起来,他的生活也开始变得暗淡,灰暗起来,没有半点阳光,也找不到半点色彩,他害怕这样的诅咒永远在自己的身上,他害怕听到那来自地底最深处的声音,那种声音深沉得那么可怕。他拿起电话打给了他的好朋友张义涛。

“喂,义涛啊,你在做什么,能来我家吗?”

“我现在正在吃饭,我吃完饭再过来。”

“你尽快过来,我和你说点事情。”

“嗯,好的,我尽快赶过来。”

说完便挂了,张诺川一边回忆一边想着自己遇到的这些事情,心里毛骨悚然的,感觉到自己是在做梦一样,拍了拍自己的脸蛋,揪了揪自己,感觉到疼,然后说了句:难道这是真的吗?我真的害怕,我害怕看到那些血淋淋的场面,也害怕看到那道微光,让我接受不了,让我顾忌无暇。

想着想着,便睡着了。

铃声响了,张诺川一下惊醒了起来。看到是张义涛的电话,拿起电话就说:你快进来。然后便走到门口开门了。

张义涛说,学校死人了,因此放假两天。我正准备去玩呢,却接到你的电话,于是我便赶了过来,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找我。

张诺川说:是呀,我真的有事找你,找你也是为了刚刚在学校跳楼的事件。

“什么事情啊?”张义涛说

“我感觉到在自己身上有不干净的东西,一直围绕在我的身边。”

“什么情况,说来我听听,不会真的有那么邪门吧。”

于是张诺川便把自己小时候的经历给张义涛说了一遍,很仔细的告诉了张义涛,完完全全的把自己从小的遭遇到坦露了说了出来。

“哥们,这个不会是真的吧,你可不要拿我寻开心啊,我可没有闲功夫听你说这些呢,我的时间可紧哦,容不得你和我开半点玩笑。”

“我知道,但是我说的却完全是真的,要不然我打电话给你做什么,那是因为我拿不定主义了,才打电话叫你来的。”

“我明白了,你是不是害怕。你害怕这样的脏东西会一直围绕在你的身边,永远不会散去,永远在你的脑海里,永远成为你心里的那道伤疤,每每想起来,都会感到心惊胆战。”

“是啊,所以我真的害怕,我觉得这个是一个不好的预兆,我不想去干涉那些不属于我去干预的事情,我害怕看到,那些血淋淋的东西。”

“那你想怎么做啊,我也真的拿不定主义。”

“你帮我保密啊,我不想潘小莉知道,我怕她担心我,也害怕她看到我如此的折磨自己,我也不想这样,我也害怕看到这样的事情。”

“你放心吧,我会给你保密的,不会和任何人说起你这样的遭遇。你就放心吧。”

“谢谢你了啊,义涛,现在我的心里也好多了。”

“谢谢什么啊,大家什么关系啊,我会给你保密的,放心啊。你也少想点。”

“嗯,知道的。”

“那我就先回去了,你又什么事情就打我电话嘛。”

“嗯,好的,电话联系”

“拜拜,电话联系。”

说着,张诺川便把张义涛送出了自己的家门。便独自把自己关在自己房间里,他试着不去想那些事情,但是在自己脑海不由自主的出现,出现又消失,然后又出现。自此之后,张诺川便开始变得封闭起来,他渐渐的开始把自己的世界封闭起来,也很少和人沟通,也很少和朋友在一起。渐渐走向独立,走向孤独。这天下午,潘小莉打了个电话给张诺川。

“喂,诺川,你最近怎么了,都不来找我。”电话那头有些抽泣。

“我,我没有啊,我只是想一个人静静”

“你想静静也要和我说啊,难道你不记得以前你对我说过的话了,不会对我不理不睬,难道你都忘记了,你忘记了你的诺言,你忘记了你的信誓旦旦了吗?”说完抽泣声也越来越大

“傻瓜,我知道的,我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只是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你放心吧,我不会离开你的。”

“今天晚上,张义涛叫我们去喝酒,你去不去啊,我想你也来。”

“我就不来了,家里有点事情,你和他们一起去嘛,记得要想我。”

“你真的不来了啊?”

“傻瓜,你和他们一起去吧。”

“哦、”

挂完电话之后,潘小莉便不由得伤心起来,深呼吸之后,便开始打扮自己,准备和义涛们去喝酒去了,此时潘小莉的心里像是打翻五味瓶,什么味道都有。甜的,酸的,苦的,什么味道都从心里散发出来。

此时的张诺川心里,其实也很不是滋味,挂完电话之后,张诺川便说了千万次的“对不起”,自从那次之后,张诺川便似乎变了一个人一样。只活在自己的生活中。纵使心里有太多对潘小莉的亏欠,但是他害怕自己又看到那些微光,连累了身边的所有人。

章节 设置 手机 书页

评论

上一章 | 章节 | 下一章

章节X

《玄魂》第十章 回家 《玄魂》第一章 不该看到事件 《玄魂》第二章 聚会中,张义涛说出了秘密 《玄魂》第八章 纸条的秘密 《玄魂》第四章 后花园惊魂 《玄魂》第九章 聚会

设置X

保存 取消

手机阅读X

手机扫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