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穿越之大唐梦小说

穿越之大唐梦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养正

时间:2020-09-21

小说简介

再次穿越完了干什么?称霸天下神马的太累了,社会主义好青年轻蔑为之,咱就去教教大唐人什么是三个利于,什么是三个代表,什么是八荣八耻,什么是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什么是大唐梦。 再次穿越之大唐梦远处是环绕着这个小山谷层峦叠嶂郁郁葱葱的山脉。一条蜿蜒的小溪从自己的帐篷旁边咕咚咕咚的淌过。小溪两岸被田埂隔开的稻田一片接着一片连至山脉。溪水流淌得并不是很急,应该是前夜有下过一阵小雨,空气里弥漫着泥土的气息和水稻特有的香气,清新得闻不到一丝现代化的味道。溪水里一群悠闲的灰色水鸭子优雅的划着水,时不时弯下细长的脖子打理身上的羽毛。然后呱呱呱地呼朋引伴去玩耍。岸边和稻田里不知道什么昆虫和小鸟。不知疲倦叽叽喳喳的叫喊着响成一片,应和着溪水里的水鸭子喧闹着整个小山谷,却给人一种非常安静的感觉。。……

《穿越之大唐梦》情节预览:

每一场久别重逢的背后都是蓄谋已久

  有牛的地方说不定有人在放牛,庄一鸣决定去问问看这是什么地方。庄一鸣钻回帐篷穿好衣服,收拾好防潮垫,睡袋,和帐篷。背上背包,提上行李箱。便循着声音传来的小溪下游方向走去。

  小孩听到声音,停下了“坐骑”疑惑的看着庄一鸣,叽里咕噜说着庄一鸣听不懂的话,听得庄一鸣一头雾水。庄一鸣尝试着用普通话和闽南话和对方交流,小牧童也是一脸懵逼。双方的第一次交流宣告失败。小孩朝着小溪上游的方向指了指,便去解开拴在柳树上的牛绳子,拽着对青草依依不舍的水牛示意庄一鸣跟他走。

  杨修平还是那副样子,恭敬的拱拱手说道:“只要您不嫌弃老汉这住所简陋,饭菜粗粝,您愿意在老汉这住多久就住多久,这是老汉的荣幸。”

  庄一鸣倒也争气,乡镇企业家老爸用他的影响力,让庄一鸣从小学到高中就读的都是当地的名校。顺风顺水的考入中国人民心目中前几位的学府。

  年轻人果然在杨修平的家中住下了,只是还是一语不发整天坐着在发呆。杨修平给吃的年轻人就吃,给喝的年轻人就喝。杨修平心想这该是碰到什么困难了才这样,也不急。

  只是这几天年轻人又让杨修平开了眼界。之前那奇异的黑色布包和箱子让杨修平一直想不通东西怎么放进去的,偶然看见年轻人拉开拉锁时便啧啧称奇。

  眼前的这山清水秀的田园风光绝对不是庄一鸣心目中的我大帝都该有的样子。说好的雾霾呢,说好的到处高楼大厦和立交桥呢,说好的堵车呢?昨天明明是在BJ一个商场大采购自己准备的生活用品啊。

  庄一鸣两手一摊:“杨老伯,我现在对这里一无所知,要去哪,要干什么,什么都不知道,我真不是什么贵人啊。”

  庄一鸣拉开橘红色的小帐篷拉锁,几条嫩绿色的垂柳垂在帐篷出口,拨开垂柳钻出帐篷,扫了扫被垂柳上落下的露水打湿的头发。抬头一望便张着嘴巴一脸懵逼了。

  远处一声长长的“哞”惊醒了懵逼中的庄一鸣,庄一鸣钻出帐篷循着声音望去,却被两岸边的柳树和菖蒲草丛遮住了视线,影影绰绰可以看到一头牛在小溪下游远处。

  相信很多经常出差或者旅行的人都会有这么一种时空错乱感觉,每天早上醒来的时候,需要花费一点的时间回忆一下自己现在在哪个城市,昨天都干了什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城市?因为每天早上醒来睁开眼睛时,看到的房间或者临时搭的帐篷外景色都不一样。要是前一天晚上小酌了两杯过后,这个回想的时间可能会更长。

  “你叫什么名字?”庄一鸣拿出尽量友好的态度,笑着问小牧童,回答他的依然是叽里咕噜的庄一鸣听不懂的话。小牧童很兴奋,一路一直跟庄一鸣说着什么,可惜庄一鸣什么都听不懂。

  但对于一般的正常人来说,三两分钟已经足够回想起自己现在在哪个城市。即便宿醉,或者脑子要慢别人半拍的十分钟也够了。这种迷糊懵逼状态庄一鸣并不是没有经历过。花了5分钟便回忆起昨天是自己的高中毕业旅行途中的终点站,也是即将开始他未来四年大学生活的城市-伟大首都BJ却怎么也回忆不起来自己怎么到了现在这个地方。准大学生更加懵逼了。

  庄一鸣感动不已,但总是受之有愧,自己这算落难得到人家的收留还让人家恭恭敬敬的给自己管吃管住,这叫什么个事?正想着给老汉点钱,可钱包里的毛爷爷杨修平不太可能用得上,不知道要给杨修平什么东西抵这些天在杨修平这的吃住费用。

  在一个莫名其妙的地方想不通自己在哪里一般人的第一个反应是什么呢?对了,掏出手机打开地图定位。庄一鸣回到帐篷,从牛仔裤里掏出手机,打开地图,当前位置的小蓝点一直显示在BJ的位置。由于怕旅行的时候碰上没信号的地方,庄一鸣下载的整套的离线地图,即使没有手机信号的地方也可以凭借手机的GPS模块定位自己的位置。

  扬一益二,得益于大运河带来的市场与客商,扬州城汇聚了当今全天下最好的作坊。这些作坊生产的铜镜、毡帽、漆器、瓷器、乐器、丝绸布帛许多都是进贡到京都的贡品。自己的儿子就是扬州城里最好的铜镜作坊里的大匠,扬州城离着小山谷并不是很远,自己也没有少去。杨修平自认为自己并不是个没见识的,可这年轻人的穿着用度之类的物件的精细构巧却是杨修平生平从未见过。

  初见庄一鸣时,庄一鸣用手上的圆口长身琉璃罐(就是矿泉水瓶子)喝完了水左右张望了下,似是想随手丢弃。只是见左右人多而又装回那奇异的黑色布包。

  那就是...林呗穿越了?

  庄一鸣不懂这乡里老汉的生存哲学。但这样一来庄一鸣便觉得和杨修平的关系亲近不少,就庄一鸣从后世带来的那些东西哪一样是杨修平这辈子能见过的。杨修平笃定庄一鸣必是什么贵不可言的贵族甚至是皇家贵胄。用自己仅有的那么点见识和生存哲学小心翼翼的讨好着庄一鸣,以期留下个好印象,等着庄一鸣的贵族长辈们找到庄一鸣时不说给些赏赐,不至于为难他老汉就好。要是能给贵人结个交情,自己几个儿子说不定就能鸡犬升天。

  浑浑噩噩的过了两三天,杨修平照顾庄一鸣不可谓不仔细。但庄一鸣心里一团乱麻确实顾不得杨修平,庄一鸣在想家,想他那个乡镇企业家老爸,虽然从来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想念他的同学们,还有情窦初开偷偷喜欢的那个班花,想念互联网时代,想念淘宝,尽管它一度让人想剁手,想念顺丰,想念自己所在的那个时代的一切。

更多

章节目录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