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库 > 历史 > 绝域孤雄之大汉耿恭传小说

绝域孤雄之大汉耿恭传

标签:

状态:连载中

类别:历史

作者:刘家兄弟

时间:2020-10-06

小说简介

东汉时期耿恭十二勇士归玉门的故事,是中国版的“拯救他们大兵”,惊天地,泣鬼神,铁骨峥峥,豪气干云。历史上,耿恭以弱敌强,四千兵力,面对自己十万匈奴,矢志不移不渝,运筹帷幄,执着坚守疏勒达数百日,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英雄的传奇,其事迹读来令人热血沸腾,荡气回肠。南宋名将岳飞在《满江红》中激扬万分地写到:壮志饥餐胡虏肉,谈笑渴饮匈奴血。这个典故是出自于东汉时期名将耿恭执着坚守疏勒。这部小说与众不同,它既也不是细致描写一个比较完整的历史朝代,也也不是以某个英雄人物的一生跨度去刻画出,而而已从某个历史事迹的角度,去展示一个民族英雄的气概,展示一个朝代的血性与范羌点头道:“这聚贤王虽然脓包,但还算有良心,用缓兵计拖住匈奴,让你逃跑。”。……

《绝域孤雄之大汉耿恭传》情节预览:

玄幻的人生不需要解释,一切为了小攻小受的相亲相爱

“嘿嘿,我石修是何人,怎么会逃跑呢?我问聚贤王,你难道真想投降匈奴吗?聚贤王想了良久,道,本王亦想永远归附汉朝,但洛阳遥远,鞭长莫及,匈奴强大,又近在咫尺,实在无奈。我很气愤,厉声责他,你父亲广德王何等英勇睿智,都降了我国,你聚贤王何德何能,竟敢叛汉?你怕匈奴攻打你,难道就不怕我国讨伐你吗?耿恭、班超之勇,你难道不知吗?聚贤王听了,很是害怕,说匈奴都尉领了二千兵,驻扎在王宫西侧的护城河边,倘若我能驱走匈奴,他必然降汉。我当即应允,思索了一回,向聚贤王要了一千卫士,埋伏在王宫西侧,只要见匈奴营中火起,五百卫士鸣金吼叫,另五百卫士从后驱杀匈奴。”

“住嘴!”耿恭厉声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尽忠王事,乃是臣子本份,岂可妄论!无论皇上如何待我,我只一片忠心,哪管以后会怎么样呢?兄弟不必多言!”

范羌冲上去,劈手拎住张盱,摇了摇,张盱仍沉睡如故。石修不知从哪里提来一桶水,当头淋下,那张盱一激灵,突然醒了,摇晃着站起身,怒道:“这天、天、天,怎么下雨了?敢、敢、敢淋老、老子,老子要灭、灭了他!”突然又看到眼前站了数人,十分陌生,而手下的兵卒都手持锐器,明晃晃的,煞是刺眼,张盱又怒道:“你们好大的胆子,没看到本帅正在睡、睡觉吗?”

石修心中一热,想道:“她、她还是关心我……我、我、我死也值得。”一时竟说不出话来,耿恭、范羌以为他是心有余惊,都没猜疑。石修晃了晃头,稳住心神:“我将降书放在匈奴都尉的案几前,他很是高兴,一脸据傲,毫不怀疑。我慢慢打开降书,慢慢打开,到了最后,一把短刀露了出来!匈奴都尉一惊,我拿起短刀,一刀扎进他胸膛,鲜血如注,他惨叫一声,挣扎着逃开,一招得手,我怎么肯放,一把按住他,扬起短刀,一刀又一刀,一刀又一刀,只顾着往他身上扎。突如其故,营中其他匈奴吓坏了,愣在原地,待反应过来时,我已杀死匈奴都尉,枭了他的首级,站在案几上,举起那颗头颅,怒道,有不服的快来与老子决一死斗。嘿嘿,不瞒哥哥们说,当时我已置之死地了,这么一吼,威风凛凛,匈奴竟无一人敢上来,他们迟疑了一下,竟转身逃出了营帐!”

说完,冲了进去,那守卒急忙去阻,哪里禁得住范羌、石修的神力,往后便倒,他急忙唤来其他守卒,却也阻止不住,攘攘闹闹,到了后房。

耿恭轻轻拍了拍石修:“我班超弟弟到了于寘,又如何呢?”

石修点点头,有意无意地看了看玉容公主,见她听得津津有味,一双眸子,神彩飞扬,更显妩媚。石修接着道:“哥哥,第二天晚上,果然来了四名匈奴,一齐来劝我,说,大汉十三勇士闻名天下,蒲奴单于十分爱惜,倘若你降匈奴,蒲奴单于必会封你为王。我当即拒绝,匈奴便拨出刀,架在我脖子上,百般威逼利诱,我说投降可以,须让我见一见都尉。匈奴说,你修一封降书,都尉见了,自会见你。我便答应了,匈奴高兴而退。这晚,我便写了降书,将一把无比的短刀放在降书中,卷成一束,揣在怀中。过了一天,我去了匈奴营中,见匈奴军纪废驰,要么三三两两坐在地上聊天,要么围成圈摔跤,兵器随意弃在地上,我暗自心喜。那匈奴都尉长得短小,却十分壮实,两条手臂竟有大腿那么粗,手掌上结着厚厚一层茧,他见我来投降,十分高兴,延我入座,给我酒食,我们开怀畅饮,很是投机。喝了半醉时,我抽出降书,缓步行至匈奴都尉前。”

耿恭惊道:“修弟,你难道想学班超弟弟,独闯匈奴营中吗?”

耿恭长叹一声:“自归洛阳之后,我们虽离开战场,可我们这些兄弟,却像鱼儿离开了水,死的死,散的散……”说到这里,耿恭心中一悲,虎目含泪。可是,一想到先帝与太后的知遇之恩,又很是踌躇。

守卒面有难色,道:“诸位将军不知哩。张太守有个习惯,他吃饭喝酒时,不准有人打扰他!以前有人在这个时候唤他,被他一刀劈死,我还想留着吃饭的家伙,多吃几年饭呢,这通报一事嘛,可万万不敢啊。”

石修道:“人啊,不逼逼自己,不知道有多大力量!我见营中无人,便拿着火把,到处点火,不一会,火光冲天。匈奴从四面八方围来,而埋伏在一侧的于寘卫士,鸣金嘶吼,气势磅礴,另有部分勇士,持着火把,策马奔来,一边大喊大汉将军耿恭在此,匈奴还不投降!匈奴听了哥哥的名字,魂飞魄散,哪里还敢抵挡,拼命逃去。我冲出营地,领着于寘勇士,从后驱赶。匈奴往护城河那边奔去,昏黑不辩,你推我挤,我掉到河里,被淹死了。我们杀至半夜,营中已不见一个匈奴了。”

耿恭道:“修弟,不可无礼,我们是来借兵的,还是客气一点,等一等吧。”范羌、石修皆愤愤不平,只好捺着性子,静立一旁。

石修一愣,半晌不语。范羌也低下头来。

然而,这一等,竟从上午等到中午,守卒进进出出,前去查看,每次都道:“张太守尚在饮酒!”范羌实在忍不住了,抬头望了望一轮红日,急道:“哥哥,今日便是第四日了,此去被围的那座山,尚有一日路程。过了五日,羌兵便要来攻了,皇上危矣,那张盱匹夫,竟还安然饮酒。哥哥,我进去,把他绑了出来!”

石修、范羌应允。

“皇上召班超哥哥回洛阳,疏勒举全国之力,进行挽留,仍无济于事。听说,班超离开时,疏勒国自杀的人,至少有千人。疏勒遣使者到于寘,要聚贤王拼力挽留班超,我便给聚贤王出了个主意,好不容易将班超哥哥挽住。”

耿恭叹道:“修弟这般勇气,直可与班超弟弟相比了!”玉容眼中也尽是钦佩,范羌热血沸腾,握紧拳头,恨恨道:“石修兄弟,杀得好!杀得好!”

不一会,那守卒回来了,双手一摊,道:“三位将军,张太守喝完酒,又睡着了,怎么唤也唤不醒!”

说到此处,夜已深邃,黑乎乎一团,四人都十分疲惫,沉沉睡去。耿恭梦中,尽是金戈铁马,哪里睡得安稳。不一会儿,便即睡来,看到天已微明,急忙跳起来,唤醒范羌等人,道:“皇上翘首以待,望穿秋水,我们该赶路了。”

更多

章节目录

小说相关内容:

精品历史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