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资讯 > 第28章 今晚我们住哪里小说

第28章 今晚我们住哪里

来源:人人阅读 时间:2021-02-24 06:30:10
原来情深不浅状态:连载中作者:喜小悦全文阅读

婚礼现场,顾安童亲眼见到望着司岳云抛下自己,带着那个女人离开了了。她死死地的咬住嘴唇,毅然决然的喊出:“此刻谁娶我,我就嫁!”人群中缓缓地站出一人,“我娶!”司振玄:“我裑着圣洁婚纱的窈窕女人,静静的站在观礼台上,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她精致的脸庞,优雅娴静,气质斐然。。

原来情深不浅 精彩章节

司振玄拉着顾安童站起身来,斩钉截铁的回应道:“不用说了,我们今天就搬出去。”

顾安童是被司振玄拉着出去的。

他走的很急,顾安童却咬着牙没有说话。

她心里也非常的生气,她是在替司振玄生气。

魏玉兰这是当着所有司家人的面,剥开了司振玄所有的脸面!

她望着司振玄的背影,心里只有心疼。

自小没有父母,所以他会被司汉祥魏玉兰收养。

在司汉祥、魏玉兰没有亲生儿子的时间里,魏玉兰也许真的把司振玄当做自己的儿子那样看待吧。

可后来呢?后来有了司岳云,所谓的长子成了一根鸡肋。

在夹缝中生存的司振玄,不得不为了自己的出路而努力,他撑起司氏企业半壁江山,到最后却被魏玉兰这样对待。

顾安童忽然间懂了司振玄的某些行为,是因为什么。

他工作近乎疯狂,他生活过于自制,他性格太过沉默,不都是因为,司家将他当做一个机器,只会赚钱的机器!

刚刚走到外面的树下,司振玄忽然间听见身后顾安童的啜泣声。

他骤然间撒手,转身,眉宇间的寒意彻骨。

没有人追出来,而倚在朱门高墙边的江暖,眸子里尽是喜意。

今天对于江暖来说,是最美好的时刻,把她厌恶的女人用这样的方式扫地出门,还有什么比这更让人拍手称快的了?

司振玄凝视着顾安童,片刻后沉声问:“你是不是……后悔嫁给我?”

顾安童愣了下,几乎是立刻摇头,果决的回答:“没有,我没有后悔过。”

“为什么。”司振玄问。

为什么。因为我喜欢你啊。

顾安童憋红了脸,到底也没能把这句话说出口,而是伸手握住司振玄的手,一字一句的说:“我嫁给你,我没后悔过,你要问我原因,我没办法告诉你。”

“我知道。”司振玄忽然间捻起她头顶的一片落叶,眉尖微蹙,“在你和岳云结婚前我就调查过你,你们顾家其实并不是想象中那样好,所以你希望通过和司家的联姻,让顾家崛起。”

顾安童震惊的看着司振玄,眼底的泪水甚至都没有来得及抹去。

她张了张口,却觉着喉间骤然收紧,“你、你都知道了,那为什么还答应娶我……”

难怪当时他不答应给她一年时间,难怪他一直都不喜欢她,原来他什么都知道。

司振玄皱眉,“你要问我原因,我没办法告诉你。”

“……”

太狡猾了!顾安童低下头来,她嫁给他的原因他认为是为了顾家,一开始的确是这样,可是他娶她的原因呢?她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她知道的,绝不是因为喜欢她。

那现在呢?对她,他有一点点动心吗?

她抬起头来,担忧的看着他,“那今晚我们住哪里?”

现在的她,宁愿不去想司振玄到底对她有没有动心,有也好,没有也好,她已经决定了,以后都要好好的过下去,而她对司振玄的喜欢,她不知道有没有说出口的一天。

“你不用担心,我会想办法的。”他轻轻握住了她的手,他的手有点凉凉的,但是却让她感觉到莫名的安心。

“嗯。”点点头,顾安童浅笑着,被他握住的手轻轻的反握着,彼此间传来的温度,让她控制不住眼底的温柔和开心。

“走,我们先到车里去。”司振玄的声音很轻,也许是因为顾安童此刻不离不弃的状态,也许是受到了空气中涟漪温柔的气氛所影响。

他牵着她的手,渐渐隐没在江暖等人的眼里。

“还真是郎情妾意。”魏玉兰走过来,看着手牵着手离去的二人。

司岳云略有些迟疑的问:“妈,这样不大好吧,爸回来后会怎么说。”

“要怎么说?”魏玉兰横了司岳云一眼,脸色却并不好看,或许是司岳云的话令她觉着有些恨铁不成钢,魏玉兰上手就去揪他的耳朵,“你这个混小子,妈这么做不是为了你?我们司家已经对得起他了,没有我们哪里有他现在的成就?结果呢?结果现在连司氏都被他坐的稳稳的!”

江暖慢悠悠的走回到沙发边坐下,配合魏玉兰说着,“就是,司氏本来就是你的,结果现在所有人都以为是你大哥的。要动他,必须从现在开始。”

从现在开始,一步步的,把本该属于司岳云的给拿过来。

魏玉兰嗤笑了声,“本来有个顾安童,这两方联合,总能让司振玄交出手里的那些东西。结果呢,哼……”

凉凉的一声笑,似是讥讽着眼下的事实。

这世间,果然都是冷暖自知。

两人上了车,司振玄才拿出手机打了个电话。

“是我,给我们在酒店订一个……”

顾安童在一旁听着,嘴角扬起的浅笑怎么也隐藏不住。

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前一刻还因为江暖和魏玉兰的话愤怒,为司振玄伤心,可是这一刻,仅仅只是他的一句安慰,一个温柔的眼神,肌肤的接触,她却觉得很开心很幸福。

司振玄挂断了电话,转头看向顾安童,脸上的神情也柔和了不少,“我让舒旬在酒店订了一个房间,今晚我们就先住进去,房子的问题我会尽快解决的,你不用担心。”

顾安童微微皱起了眉心,想到刚才他的话,有些迟疑的问道,“你真的不打算回司家了吗?”

她知道他还是很看重和司家之间的关系的,除去别的不说,至少对司家对他的养育之恩,他一定是充满了感恩,要不然以他的聪明,怎么可能看不清魏玉兰和司岳云的想法呢,说不定就连司汉祥也是如此。

司振玄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就好像魏玉兰让他离开司家的时候一样,他的脸上一丝变化都没有,似乎像是没听到,似乎是对这件事没有了任何感觉,可是顾安童却感觉到了。

那一直握着没有松开的手,微微的用了力,他还是在意的。

顾安童脸上扬起了轻轻的笑意,她知道她现在什么也做不了,但是至少她能做的就是在他身边时让他多少能高兴一点,“酒店在哪里?我们走吧!”

“好。”司振玄点了点头,脸上流露出一抹暖意,看来他对顾安童此时的不再追究是很满意的。

车子启动,朝舒旬订好的酒店驶去。

一路上,顾安童和司振玄都没有说话,她知道,此时的司振玄需要的只是陪伴,而不是建议或是聊天,他算不上是自大的男人,但是却绝对是那种有自己主见的人,既然他说了他有办法,那她需要做的,就是不再多问。

到了酒店门口,立刻就有泊车小弟上前来接过了司振玄递过的车钥匙,顾安童和司振玄相携着走进酒店。

这是一家比较新潮的酒店,装饰也很时尚,舒旬给他们定的房间是在八楼,两人乘着电梯到了八楼,打开.房门的刹那,顾安童有些呆住了,司振玄却还是一脸平静。

她终于明白舒旬当时离开时候的猥琐笑容是为什么了!难怪他会说什么“老大你就当做是度蜜月”这种话,这房间的格局简直让她无地自容。

房间中有一张超大size的圆床,床上铺着华丽的锦缎,缎子直泄到地面,洒在绒毯上。

顶上星月辉映,碎了的淡蓝色光芒落在床上,浪漫并且优美。

而床边的浴室,是全透明的设计,在外面能看清里面,里面却也能看见外面。

顾安童羞的脸红脖子粗,这可比蓉城定的酒店要情趣的多。

侍者将行李箱送进来后,对她说:“祝先生和小姐度过一个难忘的夜晚。”

连他说的这句话,顾安童都觉着是有特别的意味!

他从容的走进房内,见顾安童还是呆呆的站在门外,眼底不仅化开一抹挪揄,“怎么了?你不喜欢这里?”

顾安童回过神来,脸一红,一急,几个大步就走进了房内,她低着头,实在是不怎么好意思看这个被布置得稍微有些浪漫过头了的房间。

“我……我没有。”轻得不能再轻的声音,只怕是顾安童自己也听不清楚。

司振玄扬眸扫了扫这个房间的布置,他可以肯定,舒旬一定是故意的。

顾安童把行李靠到墙边,深深的吸了口气。

这一天可真够累的,刚下飞机,连家门都没有迈进,便被赶了出来。

忽然间,身后多了道身影。

司振玄走到顾安童身后把门关上,站在她身后问道,“你先洗澡?”

明明隔了一段距离,明明他只是站在她的身后,可是顾安童身体一颤,脸更是瞬间红得能滴出血。

她想到了他咬她耳垂时的温度和触感,她想到了他的气息喷洒在她脖颈处的灼热和酥麻。

“我……我没事,你先、先洗吧。”。

“好。”司振玄没有再多说什么,走到一旁拿起酒店准备好的浴袍就朝浴室走去,只是他的脚步却在浴室门前停了下来

沙发是背对着浴室的,所以在司振玄穿着浴袍走出来的时候,她都没有发现,直到一股熟悉却又慑人的气息围绕着顾安童,她才猛地仰头。

司振玄身上的浴袍长及膝盖,仅仅只是一条带子捆绑在腰际,他的胸膛露出了大半,隐约还能看到腹部的肌肉,修长的双腿也没被浴袍盖住,直至大腿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原来情深不浅状态:连载中作者:喜小悦全文阅读

婚礼现场,顾安童亲眼见到望着司岳云抛下自己,带着那个女人离开了了。她死死地的咬住嘴唇,毅然决然的喊出:“此刻谁娶我,我就嫁!”人群中缓缓地站出一人,“我娶!”司振玄:“我裑着圣洁婚纱的窈窕女人,静静的站在观礼台上,阳光透过玻璃窗洒在她精致的脸庞,优雅娴静,气质斐然。。

热门推荐
最新资讯
    推荐小说